Csardas

Just keep on dancing all night long.

鲸落(7)

松村咀嚼的动作停了一瞬间,她假装擦手,把那块印记巧妙的隐藏在桌子后面,满面笑容地说:“什么鲸鱼?并没有啊,我连鲸鱼都没见过呢,更别说住在上面了。”

桥本皱了皱眉,还想追问下去,却看到松村朝她使了个眼色,她心领神会,连忙解释道:“是我误会了,不好意思。”

白石却被她们俩的话题勾起了好奇心,“为什么有人会住在鲸鱼上啊?”

“桥本小姐想象力真丰富啊,鲸鱼上住人什么的……难不成是作家之类的?说起来桥本小姐总给人一种文艺青年的印象,人也安静,比我们家这个大脑缺氧的女人不知道好到哪里去了。”说着松村用指头捣了一下白石的脑袋,招来了白石一系列的反击,两个人便互相捣起了对方的脑袋。

桥本知道她在转移话题,也就没再提鲸鱼的事情,顺着松村的话说道:“我觉得白石小姐挺优秀的,工作上很认真,和人相处的也很好,长得也……挺好看的。”

白石脸上一红,松村瞥了她一眼,嘴里嘟囔了一句:“生的是好看了点……”接着举起薯片袋子一扫而光,嘴里塞的鼓鼓囊囊的,站起身往卧室走去,期间她又含糊不清地对白石说了一句:“快点赚钱吧,本公主养不起你个美女了。”

“不需要你个二百斤的公主来养!”白石顺手抓起一袋薯片朝松村扔去,却被松村一手抓住,笑嘻嘻地回房去了。

“松村小姐挺有趣的。”桥本微笑着说。她很少接触到松村这种开朗性格的人,之前她的交际圈只限于飞鸟和西野两个人,而她们三人都算是性格比较内向的那一类人,甚至整天不说话的情况也屡见不鲜。但是并不是因为无话可说,而是她们都喜欢维持一个人的状态,不干扰别人也不被干扰,各自也都觉得自在。

白石望了一眼松村的卧室,眼底是说不尽的温柔。“以前的沙友理可不是这样的,我第一次遇见她的时候,她就像是个迷路的小孩子一样站在月台上,一脸茫然的看着身边的路人。”她收回眼光,“我走上去问她需不需要帮助的时候,她简直一副了快要哭出来的样子,说是从很远的地方一个人来东京。我看她可怜兮兮的,又没有地方住,就收留了她。”

“只是没想到现在变成被她收留了。”白石说罢笑了出来。

桥本附和着笑了两下,其实她说不出到底是什么滋味,回想起在人群中停停走走的时候白石牵过来的手,一方面被她的温柔感动,一方面又因她的温柔而难过。

大概无论是谁,她都会伸出手来。

松村是如此,自己也是如此。

“真温柔啊。”她说,话里的情绪缠绕成一团堵在胸口。

“奈奈未今天嘴好甜啊。”白石站起身,伸手揉了揉桥本的头发,“作为奖励,你今天就和我一起睡吧。不过家里小,你也没有别的选择了。”

桥本的头发被她揉的乱成一团,用手梳理自己的头发时,已经走到卧室门口的白石转过身来,对她说:“刚才的话……我也不是对谁都温柔的。”

白石说完就进了卧室,剩下桥本一个人坐在客厅。

“不是对谁都温柔……”

桥本心里默念了一遍白石的话,心头缠在一起的情绪烟消云散了一般,嘴角不禁露出了笑容。可能自己在白石的心里还是有些特殊的吧,无论这个特殊是大是小,都让她感到开心。

在她正为白石的话暗自高兴的时候,白石从卧室门里露出头来:“一个人坐在那里笑什么呢,快睡觉啦。”

卧室里只有一张大床,桥本躺在床上,望着陌生的天花板,白炽灯没有温度的光照在身上,一瞬间有些恍惚,脑海中出现了几个晃动的人影,自己躺在床上,眼前同样是白炽灯惨淡的光。

她听见一个人影说:“可怜的孩子。”声音来自一个女人,她努力想去看清那个人影的样子,然而那人的面目却始终蒙着一层浓雾,怎么都看不清晰。

另一个人影开口了,同样是女声,不同的是这次的声音比前者低沉许多:“完全撕裂了,以后也没办法修复了。”

“丢失的部分找到了吗?”

“没有,先缝合起来吧。”

一片阴影飘了过来,遮住了光线,浓雾散开,桥本忽然又回到了现实。白石坐在床上正俯身看着她,长长的头发落在她的笔尖,有些划过她的脸颊。她的眼眸里印着一张迷茫的脸,桥本一时有些认不出那是她自己,总觉得哪里不同。

白石见她醒了,什么都没有说,默默躺到了她的旁边。

“奈奈未经常会露出那种表情呢。”白石转过头望着她。

“哪种表情。”桥本问。

“和寂寞或者伤心什么的不同,无的那种表情。”她笑了一下,却又把笑容收了起来,眼底莫名流出悲哀来。“整个人好像空空荡荡的,没个依靠。”

“奈奈未,一直待在图书馆的生活,觉得幸福吗?”白石问她。

桥本沉默了片刻,说:“麻衣的生日是什么时候?”

白石没想到她会问这个问题,怔了一下答道:“八月二十日。”

桥本眨了眨眼睛,心里默念了几遍。

“我记住了。”

“记我的生日有什么用啊?”

“你刚才问我过得幸福吗。其实幸福的人并不是每天都能过得快快乐乐,不幸的人也不是每天都觉得痛苦。说实话,我也不清楚我到底幸不幸福。”

“但是,在八月二十号这一天,因为是麻衣的生日,那我一定是开心的。在前一天,我也会为八月二十号的来临而满心欢喜,所以这两天我一定是幸福的。”

“谢谢你给我的幸福。”

桥本认真的语气让白石有些意外,脸上也变得滚烫。

“胡…胡说什么呢。”白石拍了一下她的脑袋,然后转过身背对桥本说,“快睡觉吧。”

“哦。”对方呆呆的应了一声,不一会儿就传来了均匀的呼吸声。

白石仍旧醒着,脸上的热度渐渐褪去,她回想起桥本所说的话,悄悄地说了一句“不用谢。”

第二日一早,桥本感到有人叫她的名字,她睁开眼,就看到穿着红色睡衣的松村蹲在床边。

松村望了一眼仍在睡梦中的白石,对睡眼朦胧的桥本说:“桥本小姐,我有话想对你说。”

评论(3)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