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ardas

Just keep on dancing all night long.

半夜买水(白桥接龙)

听到动静嘴唇正要离开的时候,后脑勺突然被扣住压了下来。

 



喂喂……

桥本心头一紧,一时间分不清状况,轻轻抵住白石的肩膀上想要把两个人分开。可是作为一个专业鉴黄师,天天坐在家里,缺乏运动,自然比不上电视上蹦蹦跳跳的女艺人。

浴室里弥漫着一股香气,那股香气似乎是眼前的女孩自身所持有的特质。桥本整个人浸在其中,感到氛围变得微妙起来,她慢慢放弃了抵抗,放任自己陷在白石环绕的双臂中,两手逐渐划落到白石的后背,手指游过她水润白皙的皮肤。她感觉到白石的身体抖了一下,然后整个人都贴在她身体上。两个人只是闭着眼深吻,也不说话,不知谁碰到了之前坏掉的挂灯,灯光摇晃起来,房间里忽明忽暗,下一个场景开始悄悄交替。

浴缸里的水满溢出来,在房间里肆意地流。白石衬衣的一角落在水里,另一半还顽强得挂在身上,却也不情愿的被桥本褪了下去,漂在满是水的地面上。

白石的吻此时却戛然而止,她还是醉醺醺的,额头靠在桥本肩头。或许是累了吧,桥本心想,两手抱住她任由她靠着。

在这期间,她开始在脑海中回放起刚才的一幕幕来,不禁惊叹于自己的手法高超,技艺娴熟,脱起白石的衣服来简直比脱自己的还快,明明没什么经验但是接吻还是像模像样的。看着怀里只剩下内衣,满脸通红的靠在自己肩头的白石,自己却穿着刚换上的崭新的衣服,她脑海中浮现出了几个大字:

“衣冠禽兽!”

她心里有些惭愧,不住地点头称是,随即又反应过来那不是脑海中的声音,而是真的有个女声从背后传了过来。

她回过头,看见一个双马尾的女孩拿着手机一边噙着眼泪一边拍照,嘴里还不停地骂着:“太禽兽了,趁我这个经纪人不在,居然对我的麻衣做这种事。”

双马尾女孩越说越心酸,最后哭着大喊了一句:“不管了!我要报警!”

桥本顿时有些手足无措,又不好扔下怀里的人去阻止她。

就在女孩正大喊大叫的时候,桥本怀里的白石却醒了过来。

 



————————————————————————


开车什么的不存在的

双马尾女孩就是傻有理啦


评论(11)

热度(53)

  1. 东城Csardas 转载了此文字
    早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