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ardas

Just keep on dancing all night long.

四人游

  1.

           邮件来的再适时不过了,白石拿起桌子上的手机,从屏幕的倒影里隐约辨认出自己红的眼眶和耳根,同时她留意到桥本冷峻的面容,无疑是她在这场争吵中处于下风。
  是的,在和桥本无数次的争吵中,她从来都没有赢过。她的据理力争到最后都沦为了疯婆娘的胡搅蛮缠和无理取闹,大抵是次数多了,挫败感就种在她心头,在新的争吵中扎的她隐隐作痛。
  所以手机响的时机恰到好处,如果晚那么一秒,她面前的这杯咖啡可能会泼到桥本的脸上,可能会弄湿了她的头发和深红色的衬衣衣领,可能还会在她的衣服上留下难看的疤痕。
  说不定还能融化了她这幅冷冰冰的面容。
  对了,邮件。
  她点亮手机屏幕。收件箱里是一个陌生的地址,她点开来,内容却让她摸不着头脑。
  「白石麻衣小姐,恭喜您被选中参与到节目《Change》的录制,请于今天三点带上你的同伴桥本奈奈未小姐到达录制现场。」
  邮件的最下面附上了内容中录制现场的具体地址,并且在最后附上了节目的官方网站,她点进去,两个人的名字和相片被赫然贴在首页的一边,另一边是另外一组女孩的名字和照片,下面还附上了下期预告的字样。
  让她稍稍有些惊讶的并不是节目组的邮件,而是首页上两人的照片,她的头靠在桥本的肩上,与另一组女孩稍显生疏的照片相比亲昵许多。她已经想不起上一次两个人一起照相是什么时候了,自从分居以后两个人连见面的次数都屈指可数。
  她把手机重新放回到桌子上,假装不在意地偷偷望向桥本,恰好撞见了桥本投来的目光。
  “怎么了?”
  她抢先一步提问。先发问的人不会显得很局促。
  “没什么。”
  桥本移开目光,拿起勺子搅拌起面前的冰水。
  她又觉得委屈了,仿佛有什么在重重地捶击她的胸口,让她感到心烦意乱。她把一切诱因都归结于桥本的那一句“没什么”,她想要的回答不是“没什么”,她已经听腻了桥本的“没什么”。她说的越多,白石就越觉得桥本对自己不在乎。她们的感情就是这样渐渐地变得什么都没了。
  白石体内有一台自动转换装置,委屈从绿色的口进去,从红色的口出来,包装上标识着『怒气』两个字。她把怒气随手扔进垃圾桶。然后收起一袋袋的委屈,咔嚓咔嚓的吃进肚里。她总是能够很好的处理自己的迁怒,这是让她为之自满的可怜兮兮的优点。
  一旦她处理了自己的迁怒,又吞咽了自己的委屈。她整个人就显得有些不近人情,表情像是在动怒,心里却觉得什么都无所谓了。白石把手机推到桥本面前,告诉她自己拿去看。
  桥本默默按照白石说的接过手机。她知道现在的白石是一根紧绷的线。她总是这样,在情绪崩溃之前总是有一段很长的缓冲期。在这期间她表现的生分而有礼,却象征性的皱起眉头,眼睛上下左右的乱转,不停留在具体的一点,怕停留太久会让人看穿自己。
  她对她太了解不过了,包括她的坏脾气和小心思,她有时甚至觉得她对白石麻衣的了解可能比对自己还要多一点。她知道白石在哪条路上夜跑,她的长发梳成马尾,戴着耳机跑过那几条熟悉的街道。在转弯的时候播放列表会开始循环第二遍,这时候她会停下脚步,慢慢走完第一首歌的时间,然后再继续跑。
  那个播放列表是桥本为她做的,里面都是桥本自己喜欢的歌。她生怕白石不喜欢,添了又删,删了又添,她甚至考虑到哪几首歌的节奏和白石跑步的节奏不契合,反反复复的自己去做实验。
  她对和白石相关的事情有不同常人的认真,她觉得这就是爱情,白石麻衣这个女孩子就是她注定的人。
  所以当她发现她对白石来说并不是一个特别的人的时候,她对自己以前的奋不顾身感到绝望,甚至觉得过去的自己是个傻子。
  她们的甜蜜有了裂隙,在一起也勉强起来,只是两人还对彼此有一丁点的奢望,希望对方可以站出来说出自己的错误,或是漫不经心,或是闭口不言,她们在等一个能让对方都既往不咎重新开始的契机,所以才一直拖着不分手。
  桥本解锁了手机,密码仍然是她的生日0220,然后就看到了那封邮件。
  “这是什么?”
  “我以前对你说的那个节目。”
  “我知道。”桥本也看到了官网上的照片,她的语气有些苦涩,“不能不去吗?”
  “要交违约金的。”
  桥本富有耐心地看完白石连续八次伸出自己的十根手指,呼吸都要停止了。
  这个人怎么这么蠢,八十万都不会比划。
  更要命的是,现在的她无限趋近于身无分文的状态。
  于是很长一段时间里,两人只是呆坐着,皱起眉头看着桌上的手机,像是两只失去了晚饭只好凝视空饭碗的猫。
  她们互相从对方为难的神情中读出了一个字:穷。
  沉默中两人逼不得已达成了某种一致,这与她们此时坐在这里的目的背道而驰。她们本想来到这里为自己的关系做个了断。没想到到头来变成了一根绳上的蚂蚱,成为了所谓的命运共同体。
  她们已经不能再坐在座位上了,这种情况下想到自己之前的面红耳赤都觉得惭愧。于是两人走出餐厅,上了一辆出租车,白石告诉了司机邮件上的地址,年轻的司机爽朗地笑了。
  “两位美女坐好了。”
  他挂档,踩油门,甩刘海的动作一气呵成,最后不忘对后视镜里的两人笑了一下,却发现后座的两位女士各自望着窗外出神,只好尴尬的咳了两声灰溜溜地开车。
  后座的两个人各自都心怀鬼胎,她们清楚无数次在餐厅里的争吵只是想让这段感情再苟延残喘一段时间的手段,而这次的节目却会切实的带来某种未知的改变。白石还想要趁着节目来修复两人之间的关系,因为《Change》这档节目目的就是为了体现女生之间的友谊,参加过这档节目的人多半都是知己或是挚友,其中有几对情侣也未可知。而桥本仍然在盘算怎样才能筹到八十万来交违约金,她对于把自己的生活暴露给不相关的外人这件事发自内心的感到厌恶,尤其人际关系是私人空间的一部分,不想让太多的人评头论足。
  桥本也明白为什么白石会报名这档节目。那时候她们的关系已经出了问题,而其中的原因却无处可寻。白石不顾她的反对先斩后奏的报名了这档节目,这是白石出的问卷,也是想借此对这段感情中的裂纹加以弥补。
  但是她仍然不能接受这种窥探别人生活的节目,在导演讲解规则的时候她一度想要起身离去,都被白石暗暗地拽住了衣角,只好作罢。
  “所以说,只有在客厅里的生活情景会被拍摄进去是吗?”
  白石环视四周,这是一栋两层楼高,内部装饰奢华的高级别墅,对于在东京租房住的两个人来说,做梦都没想到过有朝一日会住在这种地方。
  “是的。”导演躲过桥本不满的视线,转而望向坐在另一边的两个女孩解释道:“在房间里我们只会拍摄在客厅里的活动,如果要外出的话就请各位自己用手机或是其它设备记录下能够播出的片段,我们会尊重各位的选择。”
  叫做斋藤飞鸟的女孩举起手来,“请问具体的住宿怎么分配呢?”
  “我们的节目想必各位都看过了,就是将现有的同伴打乱,然后再重新分配,所以和你住的一定是对方之中的某一位,至于到底是哪一位现在还要卖个关子。”导演露出了笑容,“毕竟要有一些节目效果。”
  桥本对于导演的第一印象就不太好,她虽然年纪轻轻,长相也可爱,一副古灵精怪的样子,但不时会露出一种作壁上观的姿态。这让桥本有些后背发凉,她不希望除此以外再有人搀和到她和白石的关系中来了。她在节目中要做的就是查探清楚白石对她的感情,然后再做出相应的决断。
  桥本来到二楼自己的房间,白石的房间就在她的楼下,一下楼梯就能够看到她的房门上白石两个大字。桥本躺在床上,对于即将开始的这一个月的生活感到前途黯淡。
  正当她愁眉不展的时候,耳边传来钥匙转动门锁的声音,女孩推着行李箱有些拘谨地站在门口,她紧张地抿了抿嘴,微微欠身向躺在床上的桥本打招呼:
  “你好,我叫做西野七濑,请多关照。”
  
  

评论(16)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