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ardas

Just keep on dancing all night long.

【白桥】Time to love

1.

桥本奈奈未坐在咖啡厅的窗户边,她合上笔记本电脑,活动了一下因为长时间打字而僵化的身体,随后转头望向窗外。正对面是一所公立幼儿园,平时这个时候正是放学的时间,天真烂漫的小孩子们在家长的带领下打闹戏耍互相道别,再转身和幼儿园的女老师说再见,老师也弯下腰笑着向他们招手,直到孩子们一个一个回家,她换好衣服来到这间咖啡厅,和貌似认识的女店员闲聊一段时间,喝完点好的咖啡后起身离开。

然而当下正值暑假,幼儿园的大门紧闭着,没有蹦蹦跳跳的孩子,急切等待的家长,和笑容温柔的老师。桥本收回视线,重新打开电脑,马上就要交稿,没有时间容许她发呆了。

忽然耳边传来咖啡厅开门的铃铛声,桥本扭头看去,看见一个女孩子探出头来四处张望着,有一瞬间两人对上了视线,桥本马上认出了她就是幼儿园的那位女老师。对方好像发现了什么,推开门快步走进来,径直向站在桥本不远处的女店员走去,从背后轻轻拍了一下她。

女店员吓了一跳,身体微微抖了一下,转身看到对方一脸幸灾乐祸的表情。

“白石麻衣!吓死我了你!”女店员嘟起嘴,摆出生气的表情来。

“因为一个人在家太无聊了,我就来找沙友理你玩啦。”白石麻衣捏了捏沙友理嘟起的嘴。试图把它抹平回正常的状态。

“干啥呢你?”沙友理瞪了一眼白石,抓住她的手从自己嘴上放下去。“我们服务员和你们人民教师不一样,上班时候打打闹闹就被开除了。”看着白石一脸失望的表情,沙友理无奈的摇了摇头。“你先找个地方坐吧,等我下班以后一起去你家开party——有客人来了我先过去了。”

说完沙友理就跑去给新来的客人点单了。白石朝她的背影点了点头,环顾一圈,发现周围已经没有空座位了,只有桥本对面的位置还空着。桥本也意识到现在的状况,但和一直关注的陌生人说话令她内心隐隐约约有些难为情,于是她低下头假装打字,电脑屏幕上出现一段段语义不通的句子。

“打扰一下,请问这里有人坐吗?”白石指了指桥本对面的座位。

“没有,你坐吧。”桥本抬起头来含糊的回答了一声,低下头继续打字。

很长一段时间里,桥本耳朵只听到键盘打字的声音,时不时闻到对面女孩身上的香气,完全不顾自己在写什么,她也不清楚这些症状的原因,大概是自己怕生的性格作祟,亦或是白石的美貌让她有些恍惚。

女店员又走了过来,手里端着一小块蛋糕,放在白石面前。“给你的,生日快乐,等回去再好好庆祝。”白石开心的快要跳了起来,抱着沙友理说:“谢谢你!沙友理真是世界上第一可爱的人!”

沙友理谦虚道:“不,麻衣是宇宙第一可爱。”

白石摆了摆手,“沙友理是银河系第一可爱!”

“麻衣!”

“嗯!”

“银河系比宇宙要小哦。”

“……”

白石眨巴着眼睛,  灿烂的笑容凝固了,感受到了沙友理关爱智障儿童的眼神。

一旁的桥本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两人的目光一下子集中到这个中长发女孩身上,只见她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端起一旁的咖啡,镇定自若的喝了一口,然后继续在键盘上飞快的打字,二人也没再说什么,简单寒暄了两句后沙友理就去工作了。

桥本以为自己从刚才尴尬处境中脱身而出的时候,电脑屏幕后传来女孩子的声音。

“请问您是作家吗?”白石趴在桌子上,歪着脑袋从电脑另一侧看向她。

“是的……”桥本局促地点点头,对方会向她搭话让她着实有点惊讶。而白石比她还要惊讶,露出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好厉害,真的好厉害,我第一次碰见活的作家!原来作家就在这种地方写书啊——”

“这里比较容易集中精神……”话虽如此,今天的桥本完全静不下心来。白石心领神会的点点头,“确实,我也特别喜欢这里。”

“今天是你的生日吗?”桥本指了一下桌子上的蛋糕问道。

“嗯嗯,今天我24岁啦。”白石左手伸出两个手指,右手伸出四个手指比划着。

“啊,生日快乐。”桥本连忙祝福她,看得出白石很开心,她叫过沙友理,三人互相作了自我介绍,然后又在桥本的万般推辞下给桥本点了一份蛋糕。桥本将电脑收入包中放在一边,两人边吃边聊了起来。

“白石小姐经常来这里吗?”桥本问。

“是啊,我就在对面的幼儿园当老师,下班以后会过来找沙友理聊天。”

桥本对这些都了如指掌,她每天都看着白石送走小孩子们然后像个孩子一样跑到店里和松村聊天,有时候白石穿越马路的时候,她就坐在窗边远远看着她从远到近,脸上带着堪比夏日阳光的微笑,一点一点的靠近自己。 不知不觉间注视着她好像成了桥本的日常。

“白石小姐这么温柔开朗的人,一定是为好老师。”桥本把自己心里的想法如实说了出来,白石连忙摇头,“没有没有,桥本小姐才是,我一直都特别敬佩作家,可能我人比较笨,所以特别羡慕那些头脑聪明的人。”

桥本有些哭笑不得,低下头一时语塞,找不到话来回答。当她抬起头的时候,看到白石双臂抱在胸前,身体微微前倾,两人的脸距离拉的很近,甚至可以感受到白石的呼吸的气息。

“怎、怎么了?”桥本不知所措的向后靠了靠。

“其实,我有件事想问桥本小姐。”白石眼睛一闪一闪的。“我,好像喜欢上一个人了。”

“这样啊……”桥本稍微有些失落。

“但是,我也不清楚什么时候喜欢上那个人的,甚至不太明白这份感情到底是不是喜欢。”白石坐回座位上,认真的表情让桥本不由得严肃起来。

“大概是几个月前,那是我第一次见到那个人,其实我几乎每天都能见到她,却不能告诉她自己的心情。早上我起床做早饭的时候,把洗好的衣服晒干的时候,去公园里散步的时候,晚上睡觉前看电视节目的时候,就在想这些事情如果能和她一起做就好了,无论多么无聊的事都一定能变得有意义。然而就在不久前,真的是不久前,我才和她说了第一句话,第一次近距离的看着她,然后我发现自己比想象中更喜欢她。平时的她绝对不会笑的,总是一脸漠然的做着自己的事情,感觉周围的空气都被抽走,像是在真空中一样。但是就在那个不久前,我第一次看到她的笑容,真的非常非常漂亮,我在那个时候就明白了,我喜欢这个人,大概是有生以来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如此喜欢一个人。”

白石的眼睛稍稍有些湿润,却还是一如既往的微笑着。

“桥本奈奈未小姐,头发变长了哦,现在长发也很好看,但我更喜欢你短发的样子。”她如此说。

2.

“你咋又来了?”沙友理抓住白石揪着自己耳朵的手放了回去,越过白石的肩膀看着桥本,“人民教师和作家每天都这么闲吗?每天来这里是为了看我辛勤劳动的样子吗?”

“今天是沙友理的生日,我们两个就来了!”白石挽着桥本的胳膊说道。

“被一对有带薪休假的情侣祝福总感觉好复杂……”沙友理嘟起嘴来抱怨道。

“那我们俩等你下班一起去家里开party,上次我过生日的时候三个人一起吃的那个超好吃,这次让奈奈未再做一些吧。”白石转过头看着桥本,桥本笑着点了点头。

“噢噢噢!总觉得浑身充满了力气!”沙友理睁大了眼睛,朝桥本敬了个礼,“奈奈未就拜托你了,上次做的太少了根本不够吃。”

桥本“喔”了一声,“包在我身上。”心里想上次明明作了大半锅,然而没料到这两个人这么能吃。

两人走到平时坐着的窗边坐下,沙友理端上两杯咖啡后就去别处帮忙了。

“明明不用剪掉的,都长那么长了多可惜。”白石伸出手摸桥本剪短后的发梢,有些可惜的说。桥本握住白石的手,“因为你喜欢啊。”

“笨蛋。”

“诶——我记得有人说过自己比较笨,所以特别羡慕我这种头脑聪明的人。”

白石气急败坏的直跺脚,桥本却一直抓着她的手不放开,直到沙友理把一盘蛋糕狠狠的拍在桌子上,把两个人都吓了一跳。

“你俩赶紧回家去吧!太折磨了!真太折磨了!

评论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