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ardas

Just keep on dancing all night long.

【白桥】Chasing Cars ②

白石和桥本像昨晚一样,各自坐在沙发的一端看电视。
电视剧的男主角正在向女主角告白,白石每周熬夜就是为了等待这一幕,然而此时的她却毫无心情,桥本的一颦一笑占据了脑海里每一寸,根本没有思考其它东西的余裕。
桥本的女朋友是谁呢?
她们发生过什么?
为什么会分手呢?
桥本还喜欢她吗?
……
归根到底,自己究竟想要从桥本奈奈未身上谋求什么呢?这份心情,这份躁动不已的感情,如果不是来自于孤独感,又是来自于哪里呢?
白石回想起送松村离开的时候,松村对她说的话。
「喜欢上她会很辛苦哦,麻衣。」
白石没有否定也没有认同,她所理解的『喜欢』是两个人长期以来在互相了解的基础上所建立的感情,现在的情况与之相比相去甚远:从第一眼看到桥本的时候,她就像就一只迷路的羔羊,一头撞进了名为『桥本奈奈未』的迷宫里,而且越是向前走,就越是沉迷。
喜欢是会随着时间的增长而愈加弥足珍贵,而一见钟情却使之变得廉价。
白石不愿承认对桥本的一见钟情,她不想让自己对桥本的感情也因此变得廉价。
因为桥本理应得到最好的,一丝一毫的瑕疵都不能有,而这份心情如何传达给桥本,连白石自己也不知道。
此时电视机里的男女主角已经相拥在一起,白石看了一眼坐在旁边的桥本,已经侧躺在沙发上睡着了。
「毕竟今天发生了好多事啊。」白石看着她的睡脸,犹豫了一会,悄无声息地移过去轻轻抬起桥本的头放在自己腿上。
桥本的脸冰冰的,贴在腿上感觉很舒服,呼吸的气流吹在大腿上感觉有些痒。白石低头看着她的侧脸,短发凌乱地散落在脸上,高高的鼻梁格外显眼。
生怕桥本突然之间醒来,她已经找好了一万个理由。即便如此,她的心还是扑通扑通狂跳。啊啊,如果能给你看看这颗心脏就好了,它的每一次跳动和收缩都是因为你。
电视剧的片尾曲缓缓响起。最后男女主角怎么样了呢?白石在困意袭来前如此想到。
第二天早晨,白石在餐具碰撞发出的叮当声中醒来,她推开盖在身上的毛毯,一只胳膊撑着沙发坐起来。正将早餐摆到餐桌上的桥本看见白石醒来了,走过来说:「刚想叫你起来呢,准备吃早饭吧。」
白石一副睡眼惺忪的样子点点头,拖着身体走去洗漱。她一边刷牙一边看着镜中乱糟糟的头发,伸出手抓了两下,又想起了什么似的忽然睁大了眼睛,手上也停止了动作。
昨晚在沙发上悄悄做的膝枕,在起来看到桥本的那一刻就已经暴露无遗了吧。不知道桥本对一个女孩子忽然做这么暧昧的事情会怎么想,会感到不知所措吗?不,对有过女朋友的桥本来说,自己的行为要表达的事情似乎太显而易见了,然而感觉她却和平时没什么区别,是刻意避开不提吗?还是等会儿才会说呢?
白石胡乱猜测着走出浴室,来到餐厅拉开桥本对面的一张椅子坐了下来。
「早上起来的时候……」桥本的话让白石绷紧了神经,等待她接下来要说的话。
「……我和飞鸟商量了一下,决定去找一份工作。」桥本说。
「工作?」白石松了口气反问道。
「嗯。」桥本继续说,「之前没有地方住,又不能扔下飞鸟一个人在外面,所以只能找小时工来做。现在有了住的地方,就想着找一份安定的工作来做。」
「飞鸟不用上学吗?」白石问正在吃饭的飞鸟。
「我不想去。」飞鸟只是简短的说了几个字,再没有继续说的意思。白石看向桥本,期望着桥本能给她一个答案。
「学校里出了一些事,暂时向学校申请休学了。」
白石没有问『一些事』指的是什么,但她从飞鸟很难向人敞开心扉的性格中依稀可以察觉到,大概就是『欺凌』。
没想到又是这种事情。
白石意味深长地看了眼飞鸟,又对桥本说:「你呢,准备找什么工作?」
「我大学是学设计的,所以想找这方面的工作。」
「设计?设计什么?」白石有些吃惊地说。
「主要是室内设计,但是其它方面自己也接触过一些。」
白石沉吟半晌,开口道:「我刚好有几个做设计的朋友,可以介绍给你认识,说不定她们可以给你推荐个工作。」
「真的吗?请务必介绍给我,麻烦你了。」
白石忽然觉得,有时候这种被依赖的感觉还是挺不错的。

门铃响了三声以后,门从里面打开了。
若月佑美是她工作上认识的朋友,身为模特会和很多服装设计师打交道,若月就是其中之一。她和平时一样一身黑色,象征性的短发已经快要长到肩膀了,看样子有留长的打算。
「等你好久了。」若月说,「万理华也在里面。」,白石说了声「打扰了」,和若月一起进到了屋子里。
伊藤万理华仍然是在校大学生,但在服装设计方面颇有天分,和若月两个人的设计参加过很多大大小小的展览,获得了不少奖项。白石很欣赏她们两个人的品味,平时模特的工作让她对服装设计方面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所以三个人经常会聚在一起吃饭,交流最近的想法。三人之中伊藤是最小的,而且有一张娃娃脸,所以大家都直接叫她万理华。
「把布料更换一下,然后再做收省处理怎么样?」万理华在服装设计图的腰间画了个圈。
「不错啊。」
「这样能贴合在身上,更能衬出曲线。」
两人纷纷点头表示赞同,经过不断的删改最后的设计图样终于完成了,白石小心翼翼地收到文件夹里装好,
「累死啦。」白石确认文档都装袋完成以后,呈大字躺在那块几乎覆盖了整个客厅的地毯上。「若月家这块地毯真好啊,什么时候我家也想买一块。」
「白石总是爱说『累死啦』、『好累』之类的话。」若月说,「但是说完了还是拼了命地继续做。」
「大概是傲娇的一种吧。」万理华也躺在地摊上,把脸埋到一个圆形的卡通抱枕里,她的声音也因此听起来闷闷的。
「这是新时代女性的特征啦,特征。明知道很辛苦,甚至可能一无所获,还是要完成它。」白石眼睛望着天花板继续说,「真搞不清楚是优点还是劣根。」
「这只是单纯的抖m吧。」万理华吐槽了一句,然后和若月两人不约而同地笑了出来。
白石抄起手边的抱枕砸了过去,被若月一把抓住抱在怀里,两个人反而笑得更狠了,不停的喊着『傲娇』『抖m』,万理华甚至笑得肚子痛,身体像刺猬一样缩成一团。
「好啦别笑了!」白石又好笑又好气地说,「有件事要跟你们说。」
两人好不容易停止了笑声,坐起身听白石讲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不错啊。」若月听了白石的请求以后说道,「有设计的基础的话应该可以来我们这里。」
「不是服装设计也可以吗?」
「不是有句话这样说嘛,艺术是人类的天性。就连白石你也挺有艺术天分的,我相信她作为设计系的学生更不在话下。」若月好像不经意间说了什么大实话,白石假装没有听到。
「但是还是考核一下比较好吧。」万理华说道,「现在的脑袋空空的大学生也为数不少。」
「从现役大学生的嘴里说出这句话真的好吗?」
「正因为是现役大学生才会这样说啊,总之我觉得还是先考核一下比较好。」
「怎么个考核法?」白石好奇地问。
「交给我吧。」万理华拍拍胸脯说,「今天就有时间,现在就去你家吧。」
「你们先去吧。」若月遗憾地说,「我还有一个设计今天要改动完,deadline好痛苦。」
白石和万理华露出深有体会的表情,告别了若月回到家里。
飞鸟仍然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仿佛从离开开始数小时都没有动过一样。看到白石和客人回来她才从沙发上离开。
「这位是伊藤万理华,是我的朋友。这位是斋藤飞鸟。」白石介绍道。飞鸟深深鞠了个躬,从上到下打量着万理华,万理华的着装很时尚,上身穿着一件浅灰色的大衣,里面是一件白色的衬衫,脚上穿着咖啡色的厚底鞋。万理华被飞鸟几乎呈直角的鞠躬姿势吓得愣了一秒,连忙也鞠了个躬说:「你好。」
「桥本呢?」白石向飞鸟询问道。
「她说想去附近看看,已经出去好久了。」
「不会迷路了吧。」她记得桥本曾说过是第一次来到这一带,匆匆忙忙想找个地方留宿,这才遇到了白石。白石想给桥本打个电话,才想起来还没和桥本要交换手机号和邮箱,她让万理华先坐,自己急忙跑出去找桥本。
屋子里只剩万理华和飞鸟两个人。万理华坐在左侧的沙发上,飞鸟坐在正中间的沙发上目不转睛的看着电视,即使隔着好一段距离也能感受到飞鸟那里传来的压迫感。
飞鸟开始不停按下遥控器更换着节目,嘈杂的声音更是让万理华有些不自在。
「衣服……挺适合你的。」万理华率先打破沉默的氛围。飞鸟顺着万理华的手指看了看自己身上酒红色的裙子,对万理华笑着说了句:「谢谢。」
沉默又被吹了回来,只是飞鸟停止了按遥控器的动作,刚才僵硬的气氛舒缓了很多。
「你的衣服也挺好看的。」飞鸟忽然说,「好像杂志上的模特一样。」
万理华没搞清楚飞鸟是在说衣服还是自己,但并不影响对话继续进行下去。
「这件衣服是我自己设计的。」万理华得意地说。
「诶——」飞鸟眼睛闪着光,「好厉害——!」
「你多大了?」万理华问道。
「十八岁。」
「我比你大两岁。」万理华伸出两根手指。
「我还以为我们一样大。」
「因为我是babyface啊,所以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要小。」
飞鸟不知道babyface是不是真的看起来比实际年龄小,但是看起来很圆。
万理华自然不知道飞鸟对babyface的看法,她起初以为飞鸟很难搭话,没想到她只是表面冷峻,实际上还是很容易说话的。
「你是做模特的吗?」
「不是,但是模特穿的衣服都是我设计的。」
「都设计些什么呢?」
「各种各样啦,主要是裙子和风衣。包括服装搭配我也很擅长。」
飞鸟兴致颇高,朝万理华的方向坐了坐,后来索性坐到万理华的旁边。万理华也很高兴有个倾听者,所以说起来滔滔不绝,不知不觉一小时过去了。

已经出来一个小时了。
白石站在熙熙攘攘的大街上,拿出手机点亮屏幕的那一刻才反应过来:为什么不问问飞鸟桥本的手机号码呢?她一定知道的。白石狠狠拍两下自己的额头,发出清脆的响声,路过的人都投来奇怪的目光。
「回去吧。」白石叹了口气,差点被自己的有勇无谋蠢哭了。她迈出脚步朝家走去,再次路过了那个满是榉树的公园,那棵榉树下没有弹吉他的少女的身影,白石在公园里走了走,在自动售货机买了一罐果汁,坐在公园的长椅上休息。
应该问她要上电话号码的,白石心想,但是会不会太快了,才住进来第二天而已。不不不,白石摇摇头,自己好歹也是房东,房客的电话号码是必须要知道的,如果没交房租跑路了怎么办?
「好热。」白石靠在椅背上,把冰镇的果汁放在额头上方,望着天空中的流云,似乎感受到了风的流动一样,身体不可思议的感受到了一阵凉意。
「你在做什么呢?」一张熟悉的脸庞忽然出现在视野里。
桥本站在白石身后,正弯下腰看着她。
「不冰吗?」桥本指着她额头上的果汁说。
被她这么一说白石才觉得头有些隐隐作痛,连忙把果汁拿下来,双手揉了揉太阳穴,头痛仍然没有缓解的迹象。
椅子传来轻微的晃动,原来是桥本坐在了左边。
「没事吧?」她关切地问。
白石轻轻摇了摇头,示意桥本不用担心。
「到这儿来。」
话音刚落,白石感到桥本的手越过肩膀伸到自己右耳边,轻轻一用力,身体就朝着桥本的方向倒了过去,头恰好枕在桥本的双腿上。桥本的右手手指轻轻按压她的太阳穴,左手缓缓抚摸着头顶。
好温暖,不仅是桥本双手的温度,还有脸颊接触到的衣服的面料,以及空气中泥土的味道,远处传来的孩童的嬉戏声,太阳、树荫、悄然吹起的风,都让白石感到一阵惬意。
「这是昨晚回礼哦。」从上方传来桥本的声音。
「回礼?」白石想起昨晚的膝枕,脸上开始发烫,「你知道了啊。」
「早上起来突然看见你的脸吓了我一跳。」
「什么啊,说的我好像是什么怪物一样。」
「我不是那个意思!」桥本有些笨拙地解释道,「我是说没想到枕在你的腿上睡着了,我一点都不记得了所以才吓了一跳。」
白石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好了好了,我知道你的意思。」
风吹动榉树的树叶,发出沙沙的响声。白石的头发被吹起散落在脸上,一只手温柔地把那几缕发丝撩到耳后。白石清晰地感受到她的指尖在自己脸上划过的弧线,从眉毛绕到耳后最后落在脖颈上。
「回礼……仅此而已可不行。」
白石紧紧捏住自己的大衣下摆,双眼凝视地上石板的接缝处,余光都不敢扫到桥本,甚至连呼吸都停了下来。
桥本的手停止了动作,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声音再次响了起来。
「转过来。」
桥本松开双手,让白石在椅子上躺平,后脑勺枕着自己的腿,两人的眼睛再一次对上了视线。
「闭上眼睛。」
白石乖乖地按照桥本说的做,缓缓闭上了眼睛。
「不许睁开哦。」像是收到神谕似的,白石点点头,用力闭上眼睛,一点光都不敢露进来。
整个世界都安静下来,唯独自己的心跳声出奇的响亮。
扑通扑通——
她是不是已经听到了呢?白石心想。
扑通扑通——
脸上似乎感觉到人温热的吐息,白石下意识抿了下嘴唇。
扑通扑通——
如果她吻了下来,我一定也会有所回应吧。
「好了。」桥本说,「可以睁开眼睛了。」
白石在太阳刺眼的光芒中睁开双眼,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桥本的笑脸。
「朝四周看看,发现什么了吗?」
白石环视周围,公园里的景象和往常没什么不同,非要说变化的话,眼前好像蒙上了层蓝色的薄纱般,世界笼罩在一片淡蓝色里。
「变成蓝色了……」白石有些吃惊的说。
「科学上叫做视觉残留哦。」桥本一本正经地解释道,「因为闭上眼的时候透过血管只能看到红光,大脑就会补上蓝色光,所以睁开眼世界就会变成蓝色的了。不觉得很奇妙吗?」
「嗯……挺奇妙的……」白石感觉浑身无力,挣扎着坐起来。
真的,搞不清这个人是迟钝还是傻。白石甚至有一种指着鼻子质问她『你这家伙怎么交到女朋友的?』的冲动。
「回去吧。」白石站起身对桥本说,情绪波动太大让她突然觉得好累。
「白石。」桥本叫住正准备离开的她。
「怎么了?」
「没什么。」桥本挥手说,「走吧。」
打开门的景象出乎两人的意料。
飞鸟端端正正地坐在沙发上,万理华半跪在她面前,一只手捧着飞鸟的脸,另一只手正拿着一支口红涂在飞鸟的嘴唇上。
「你终于回来了。」万理华转过头对白石说,「幸亏我让飞鸟给桥本小姐打了电话,那样盲目的找怎么可能找得到。」
白石不好意思的挠挠脸,难以置信地问:「你们两个什么时候关系这么好了?」
万理华把飞鸟的小脸捧在手里,像是欣赏一件艺术品仔细端详了好一阵子后,露出满意的笑容点了点头。她把口红收到包里,对白石说:「这孩子可塑性真的很强,是做模特的料。」
「她还只是高中生呢。」白石看了万理华画的妆,同样觉得飞鸟很适合从事平面模特之类的工作,但是现在还是学业为重比较好。自从知道飞鸟不想去上学以后,她就一直很在意飞鸟休学的事情。「先不说那个,这就是我跟你说过的桥本奈奈未。」
事先知道情况的桥本打过招呼,白石告诉她会有人当她的面试官,但是没想到年龄这么小。
而且她的脸好圆。从正面看到万理华的脸时,桥本想起了旅游手册上见过的太阳之塔中央的石刻,好像是叫做『太阳之脸』还是什么的圆形面具。
「有大学毕业的证书吗?」万理华问。
桥本连忙从屋里拿出毕业证书递给万理华,对方点了点头,打开毕业证书认真翻阅着。
「你是武藏野美大毕业的啊。」万理华有些吃惊地说。
「真的吗?」白石没想到桥本学习这么好,惊讶地张大了嘴,走过去和万理华一起看起来,看到数一数二的成绩时两人更是愣住了。
「没想到桥本你脑袋这么聪明。」白石有些怀疑地说,「明明看起来呆呆的。」
「有很呆吗?」桥本一脸茫然的表情让白石想到之前的『视觉残留』,摇了摇头说,「不,果然你是真傻。」
「你是2月20号出生的啊!」万理华忽然激动起来,「我也是2月20号。」
「好巧,你是九几年的?」
「96年。」
「你看起来感觉好小啊,我是93年的。」
「因为我是babyface嘛。」万理华捏了一下自己的脸说道。
桥本知道天生babyface的人看起来显小,但是第一次看见这么圆的。
「就这么决定了。」万理华把毕业证书还给桥本,「你明天就来我们工作室上班吧。」
「这样就可以了吗?」桥本惶恐地接过证书,有些不安地问道。
「没问题的,这是设计师的直觉。」万理华比了个OK的手势,又对飞鸟说:「飞鸟,拍写真那件事就拜托你啦。」
飞鸟挺了挺胸,「好的,万理华师傅。」
「师傅是什么啊?」桥本好奇地问飞鸟。
「万理华是我时尚方面的师傅。」飞鸟笑着回答。桥本看飞鸟乐在其中的样子,笑了笑没有再多说什么。

服务员记下菜单,朝点菜的两个女孩投来难以置信的目光。
「确定要这些吗?」他又确认了一遍,直到两个女孩点头才离开进了厨房。
「那两个女孩真能吃啊。」他对在一边整理调料的大厨说。
大厨问了句「谁啊?」顺着服务员的视线看过去,两个二十多岁的女孩子坐在店里靠窗的位置,其中一个留着栗色的长发,一边说话手上还一边上下比划着,表情也异常的丰富。扎着单马尾的女孩则完全不同,双手抱着咖啡杯静静的看着对面的女孩子手舞足蹈的讲话,时不时脸上露出能融化寒冰的微笑来。
「长得还挺可爱的。」大厨推了一下服务员说道。大厨和服务员都是二十多岁的年纪,对可爱的女孩子没什么抵抗力。他特意看了眼那一桌的菜单,实在想不出是两个人能解决的量。
大厨打开炉火,力求把每一道菜都做的完美无缺,在服务员上菜的时候,还特地赠送了自己的拿手小菜让服务员送过去。它从厨房开的小窗口看到服务员和两个女孩说了些什么,两个女孩朝自己这边望了一眼,微微欠身表示谢意。
大厨心里很高兴,满心欢喜地等服务员上菜回来。
「说了什么没有?」服务员前脚刚进门,大厨就迫不及待地问道。
「她们让我谢谢你。」正当大厨高兴的时候,服务员又说:「不过我看你还是别想太多了。」
「怎么回事?」大厨问。
「我刚才过去的时候,不小心听见她俩讲话内容了。」服务员把盘子放到水池里继续说,「那个扎马尾的女孩好像是来东京找她男朋友的,正问另一个女孩租房的事情,听口音好像都是关西人,估计两人是同学之类的吧。」
「什么啊,原来都有男朋友啊。」大厨露出失望的神色,长长地叹了口气。
「别气馁啊!」服务员拍了拍大厨的肩膀说道,「你忘了上一任厨师长四十多岁还娶到年轻女主播了吗?机会还有的是!」
「也是。」大厨点点头,继续核对起菜单来,过了一会儿他好像想到什么,抬起头问服务员:「上一任厨师长是谁来着?」
「日村啊。」服务员说完便走出厨房继续工作去了。

评论(5)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