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ardas

Just keep on dancing all night long.

【白桥】Chasing Cars⑥

西野回到空无一人的房间,自来东京以后独处的时间越来越少,她抱住双膝,坐在床前方的地毯上喝着牛奶。

牛奶快要见底的时候,她打开房里的电视。屏幕里正在播放深夜的音乐节目,乐队的主唱深情地演唱自己作词作曲的情歌,贝斯手却兴奋地跳来跳去,让她觉得有些好笑。

「像傻瓜一样。」

关掉电视,头向后靠在床沿上,耳边还回响着音乐声突然消失后产生的噪音,她捂住耳朵,噪音不仅没有消失,反而变本加厉越发嘈杂了。

「捂住耳朵也没有用。」桥本把她的手拿开,微微躬下身看着她,「说好了你输了就不去看电影了。」

大学校园里学生三五成群地走在路上,东京正值冬季,白雪在草地上积了厚厚一层,雪地里的两对脚印一直延伸到树林边。

「我想去看嘛。」她不停摇着桥本的手,直到桥本先弃权投降,她永远都宠着她,最后一定会做出让步。

她开心地笑了出来,桥本也没办法地笑了。

「把帽子戴好。」她乖乖地戴上帽子,两个人挽着手沿着无人经过的小路一直走,被雪覆盖的树林里回荡着脚踩在雪地上发出的吱吱声。

「吱——」

房间门从外面打开,若月和松村站在门口看着她。

「七濑,你没事吧?」松村担心地看着她。

她不知道松村为什么这样问,却依然摇了摇头说:「没事。」

松村还想说什么,若月拦住了她,对西野说:「我们在飞鸟的房间玩,要不要一起来?」

「嗯,我等会儿过去。」

「好的,那我们先去了,一定过来。」若月点点头和松村一起离开了,走之前再三嘱咐她绝对要来。

「之前不是说绝对要来的吗?」

桥本喝了一口热咖啡,故意提起刚散场的电影惹她生气。

「我明明特别期待这部电影,还特地把原作又看了一遍。」可是没想到电影拍得这么糟糕,和她想象中相去甚远。

「好啦。」桥本刮了下她红彤彤的鼻子,「电影和小说不一样,把人们的想象变成现实中的画面哪有那么容易。」

她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已经不像冬天时那样冰凉了,只有当时的触觉还清楚地残留着。

「确实不容易呢。」

把想象变成现实这件事情。

但还有一件事可以做到,她从抽屉里找出信纸和笔写了起来。

因为西野很久都没来,于是松村回到房间去叫她。一进房间,她发现西野和她的行李都不见了,在桌子上放着一封给桥本信,她连忙拿给桥本看。

致奈奈未:

上次我写下「奈奈未」这几个字的时候,是在大学的树林里面。学生间流传着把喜欢的人的名字刻在最大的那棵树上就能在一起的传言,我也抱着好奇心去试了一下。

我们分手以后我回到学校找那棵刻下印记的树,无意中发现了另一棵枝繁叶茂的古树上刻满了名字,当时的心情真是哭笑不得。

你还记得学校的树林吗?

我们总是沿林荫道一直走,我有时走在你前面,有时跑到你身后,无论在哪里你都一直牵着我的手。有一次我们去看电影,就是我缠着你去看的那部改编电影。当天的气温只有2度,我们在被雪覆盖的路上走啊走,即使眼前是无人经过的雪地,身后两个人的脚印却总能给我安心感。

我就是在那个时候,发现喜欢你到了无法自拔的地步。

我们尽情的依赖彼此,同时也在对方最脆弱的地方,一刀刺上去,留下难以愈合的伤口。

因为我们太相似了,那些不能言明的痛处,绕过去显得生疏,戳破了又两败俱伤。最后只好分开,两个人才不会觉得难堪。

喜欢真是一件复杂的事情,总和伤害互为表里,所以我很羡慕白石对你的感情。

我是来道别的,虽然在信中说很奇怪,希望你不要挽留我。

喜欢你是我最幸运的事,所以我也要好好的道别才能不留遗憾。

谢谢你为我披的衣服;谢谢你一直对我温柔;谢谢你喜欢过我。其实我最喜欢的人就是你。

你还记得我提到过我家的那只狗『むぎ太』吗?我带它出去散步的时候,它总是跑两步回头看看我,生怕我不在它身边。

以前我总是像『むぎ太』一样缠着你,从现在起我要从『奈奈未』大学毕业了。

你也要向前走,白石一直在等你,别让她等得太久。

请代我向若月和沙友理道歉,我答应她们要一起玩扑克却食言了。

就写到这里吧,有缘还会再见面的。

                                                                                                         

                                                                                                                     西野七濑

「不去追她吗?」松村向读完信的桥本询问道。

桥本摇了摇头,「不用了,她让我不要挽留她。」

「好吧。」松村不好插嘴她们的事情,她的余光扫过坐在床上头发乱糟糟的白石,「对了,你们刚才做什么呢?」

「那个…我刚才眼睫毛进眼里了,桥本正帮我吹出来。」白石慌里慌张地辩解道。

松村心想你当我瞎吗,谁的眼睛长鼻子下面。因为事情的发展太显而易见了,她再没有多问,只说了句「原来如此」又东拉西扯了几句无关紧要的话,一路小跑回去和飞鸟她们一起玩了。

一松懈下来,白石整个人忽然就没了力气,酒精让她头痛欲裂,现在她只想好好睡一觉。

窗外天空已经黑了很久,她拿起手机确认时间,刚好手机响了一声,屏幕上显示有一条未读信息。

我回东京了,有时间见一面吧

                             

 卫藤美彩


——————————————————————————————————

没什么故事性感觉完结指日可待了 ˊ_>ˋ

评论(2)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