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ardas

Just keep on dancing all night long.

【白桥】Chasing Cars⑦

今天是飞鸟返校的日子。大清早飞鸟正穿着学生制服坐在餐厅,双眼迷离地不停打瞌睡。

「奈奈未呢?」白石把烤好的面包和牛奶放到桌上,摇了摇飞鸟的脑袋。飞鸟嘴里发出「嗯~」的声音,随手抓起一块面包说:「还在睡觉呢。」

「真是的,都几点了,第一天上班就要迟到了。」白石走进桥本的卧室,桥本蜷缩身体侧躺着,头发凌乱地散在脸上。

她轻轻晃动桥本的身体,桥本极不情愿的睁开眼,「麻衣……早……」

「早你个头,再不起来就要迟到啦,你今天该去若月那里吧?」白石指着床头的闹钟说,「马上就要八点了。」

桥本立马坐了起来,一边叫着「完了完了」一边换衣服。白石叹了口气,回到餐桌上继续吃早饭。

「明明平时挺可靠的样子。」卧室里时不时传来碰撞声,白石担心地望了一眼。

「奈奈未早上根本起不来。」飞鸟听到卧室里的响声笑着说,她把最后一口面包塞进嘴里,拿起书包说了句「我出门了」推开门走了出去。

飞鸟刚出门,桥本也从屋子里跑出来,抓起餐桌上的面包对白石说:「我先走啦。」

桥本走到玄关时,白石叫住了她,「奈奈未,你晚上有时间吗?」

「有是有,怎么了?」

「晚上一起去吃个饭吧,还有我以前的一个朋友。」

「好啊,回头你把地址发给我,晚上见。」桥本瞥见墙上的表已经八点了,风风火火地冲了出去。

白石今天有久违的摄影工作,她来到拍摄的地方,和拍摄杂志的工作人员打完招呼后,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看书打发时间。

模特们都是轮流进行摄影,有时还会有特殊摄影任务,一些偶像或者是知名人物也会参加摄影。如果有时间较长的摄影,其他人会被安排到休息室里,如果只是单页的摄影,那么按照顺序接下来的几位都要在摄影场地待机。

今天似乎有很多生面孔,比如坐在自己旁边的女孩,出神地凝视着正在摄影的模特,手紧紧的握住椅子的扶手,手背上青色的血管清晰可见。

白石想起她和卫藤第一次摄影的时候和眼前的女孩如出一辙,因为之前没有摄影经验,她们只能努力看几位前辈的姿势学习动作,拍出来的效果自然不尽人意。后来两个人揣摩了好久,才逐渐找到自己的风格,杂志上的照片也越来越出色了。

「别太紧张,放轻松。」

女孩听见白石的声音,转过头来对她说:「对不起,我是第一次来摄影,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顺其自然就好了,太紧张反而会有反效果。」白石把自己以前的摄影经验讲给她听。后来女孩的摄影进行的非常顺利,摄影结束后还跑来向白石道谢,说了很多感谢的话才离开。

白石还要进行下午的摄影,她吃了工作人员分发的盒饭,然后在等待时间中又度过了一个下午。

摄影结束后,她掏出手机翻看之前的信息,上面写着卫藤给她发来的餐厅地址,离若月的工作室不是很远,她将信息转发给桥本,然后出发去坐地铁。

白石到达的时候,桥本已经站在餐厅门口了,正站在那里东张西望个不停,看到白石时朝她挥了挥手。

白石赶紧小跑过去,问桥本:「等很久了吗?」

「是有点久。」桥本说。

白石没好气地瞪了她一眼,拉着她一起进了餐厅。

还没有到吃饭的时候,餐厅里人不是很多,白石一眼就看到了卫藤美彩……和坐在她旁边的女生。

「好久不见了~麻衣~」卫藤一上来就抱住她,在她额头上亲了一下,打量了一遍站在她身后的桥本。

「是啊,国外怎么样?」白石悄悄看了一眼桥本,依旧一脸与世无争的样子,安心的同时又有些窝火。

本来她和卫藤两人一直住在一起,直到半年前卫藤被调去国外工作才开始了一个人的生活。卫藤对她来说是无可替代的好友,但是她也察觉到卫藤对她抱有不同于朋友之间的感情,这也是她叫桥本一起来的原因。

然而她没想到卫藤也带了一个女孩子过来,而这个女孩的来历还是个谜。

「外国人的审美和我们差的太远了,所以我又被调回来了。」卫藤又看了一眼桥本继续说,「我们又能一起工作了。」

桥本搞不明白这人怎么动不动就瞅自己,早上虽然起晚了但还是有好好化妆,衣服也没有穿反,应该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才对。

这时她感受到了站在卫藤身旁女孩的视线,桥本下意识地点头问好,女孩也轻轻点了点头。

「对了忘了介绍了。」卫藤才想起来身边的女孩子,「这位是我在国外工作的时候认识的女生,名字叫做深川麻衣。」

深川给人的感觉很温和,应该是个成熟稳重的人,比较之下卫藤反而要显得轻佻许多。

「这位是……?」

「桥本奈奈未,很高兴认识你。」桥本主动上前一步伸出手,卫藤笑着回握。

四个人在座位上坐下,服务员把菜单递给卫藤,卫藤低头一边看着菜单一边问道:「麻衣想吃什么?」

「什么都行。」白石和深川异口同声地说,说完两人不确定是不是问自己,不敢再往下说。

餐桌上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桥本不擅长处理这种情况,但是当下尴尬的气氛让不是当事人的她很难受。

「我要一份荞麦面。」桥本举起手说。

「对不起小姐,我们这里是西餐厅。」服务员为难地说。

「啊……那就来一份牛排吧。」

其余三个人笑了出来,气氛显得轻松了许多。桥本松了口气,向后坐了坐靠在椅背上:今天这顿饭看来会很漫长。

「桥本小姐会弹吉他?」

聊起爱好的时候,桥本随口说了「吉他」引起了卫藤的兴趣。

「以前练过一段时间。」桥本本想敷衍过去,然而卫藤似乎对『吉他』很感兴趣,不停地问东问西直到满意为止。听完以后卫藤握住她的手说:「桥本小姐,其实有件事想拜托你。」

「什……什么事?」大概是在海外呆了一段时间,卫藤待人接物的方式很热情直接,让桥本有些应付不来。

「麻衣,不,深川她一直想学吉他,但是实在没有时间去上课,能不能拜托你教她弹吉他?学费我会照付的。」

「请一个老师单独教她不就好了吗?」

卫藤一听笑了,「这孩子人太善良了,我怕她被人骗了都不知道。」

这是哪家的家长啊?桥本看了一眼深川,对方正满怀期待地望着她,她当下也不好拒绝,只能回应「我回去想想吧。」

「谢谢你。」卫藤向她鞠躬道谢,因为一开始卫藤给她留下很随意的印象,所以对方的行动着实让她有些意外。

「教她弹吉他也不是不可以,问题是我什么时候去教呢?」

「关于这件事——」卫藤从包里拿出一张纸,桥本感到之前都是温和的前奏,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可能才是这顿饭的真正目的。

「其实在我和白石一起住的时候就约定好了,关于白石现在住的那间公寓,我们两个是共同拥有的。」看到桥本满脸问号,卫藤解释道:「之前我在国外工作,现在我回来了——」

「美彩!」白石出声想阻止她,卫藤没有理会她继续说:「所以桥本小姐你能不能住进去不只要经过白石的同意,还要经过我的同意才行。」

桥本听出她的话外之音,既然对方没有把话说死,就证明有可以谈的条件。她看了一眼卫藤手中的纸问道:「你的意思是?」

「那间公寓,我们两个轮流住。这样的话你们俩不仅有地方可以住,同时你还可以教深川弹吉他。」卫藤把纸递给桥本,又从包里拿出一支笔递给她。

桥本浏览了一遍,这张白纸实际上是早就准备好的合同,上面的条例都写的清清楚楚,一三五住在自己家,二四六去对方家里。

「周日怎么办?」桥本问。

「这个就说不准了。」卫藤神秘地笑了笑。

桥本又看了一遍,确定没问题以后在上面签了字。

「为什么要签字啊?」回家路上白石不停埋怨她。

「没办法,总要有个住的地方吧。」桥本摊手说,「要不你去劝劝她?」

白石沉默了下来,她知道卫藤决定的事情无论如何都不会再改,她以前也劝卫藤不要出国,结果卫藤还是毅然决然走了。

「她早就知道我的事情了,来之前也是早有准备。之前她说『你们俩』证明她知道还有飞鸟的存在。」桥本头也不回地往前走,夕阳的余晖跟着落在在她的身后。

「我没和她说过啊。」白石想来想去,她使劲拍拍脑袋,一张憨笑的脸浮现在她眼前,她拿出手机找到那个人的名字,按下拨号键。

「沙、友、理!!!看你干的好事!」白石对电话另一端近乎咆哮着。

「诶?诶?诶?怎么了?」松村对发生的事情丝毫不知情。

「你是不是把桥本的事情告诉美彩了?」

「对啊。」

「美彩回来了,说要让桥本搬出去,或者和桥本轮流交换住在我家里。」白石越说越着急,到后来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原来如此,放心吧,她不会把桥本赶出去的,美彩不是那样的人。」松村的语气异常的镇定,「你还是先担心你自己吧。」

「我?」

白石刚想继续问松村话里的意思,看见走远了的桥本神色慌张地折返回来。

「怎么了?」白石连忙问她。

「不好了!」桥本气喘吁吁地说「家里好像着火了!」

评论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