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ardas

Just keep on dancing all night long.

【白桥】泪与笑

白石麻衣和桥本奈奈未都有一个只有彼此知道的秘密。


桥本奈奈未不会笑,白石麻衣不会哭。


在知道彼此的秘密之前,桥本总是绷着脸嘴角向下看起来不高兴的样子,有的人对她敬而远之,另外一些看不惯她的人藏起她的室内鞋,在她的桌洞里塞满垃圾,为了羞辱她无所不用其极。


桥本只是默默接受,假装事情没有发生过。


桥本总是冷眼旁观一切,让坐在她右边的白石感到难过。


“桥本不觉得生气吗?”


“这是我活该。”


桥本盯着被涂得乱七八糟的桌面,眼里全是愤恨,命运的恶作剧只能引咎于自己的无能,谁都怪不得。


不会哭的少女从不会笑的少女身上看到了自己,她感到胸口疼痛,想为眼前的少女流下眼泪,却只能露出一个大大的微笑。


那一刻桥本明白了,身边的这个女孩不会哭,仿佛是干涸了千年的沙漠。




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慢慢多了起来。


桥本奈奈未仍然不会笑,白石麻衣仍然不会哭。


白石将有趣的事情给桥本听,桥本听着听着就落下泪来,白石赶紧伸出手抹干她的眼泪;两个人去看感人的爱情电影,当电影院沉浸在悲伤的气氛中时,白石却笑得前仰后合,在众人的怨气中桥本只好领着白石走出电影院。


“我是真的想哭。”


“我知道。”


桥本安慰她。


明明是相似的人,却不能表现出同样的感情。


你的悲伤就是我的快乐,你的快乐就是我的悲伤。


和喜欢的人步调不能一致,她们感到懊恼,痛苦,甚至自卑。


白石再也不敢对桥本讲好笑的故事,她明白桥本不会笑,害怕她会因为不能配合自己而感到失落;桥本也没有和白石去看过催人泪下的电影,害怕白石遭人冷眼,伤到她的自尊心。


久而久之两个人渐渐远离,可能最开始就是将同极硬生生的接在一起,才会让谁都不自在,活的小心翼翼。


白石仍然是班里的万人迷,无论何时脸上都挂着微笑;桥本仍然特立独行,不是趴在桌子上睡觉就是去天台上吹风。


只有桥本注意到白石没有笑意的眼睛,也只有白石注意到桥本总是微微泛红的眼眶。




桥本的转学手续办好以后,她第一个告诉了白石。


那时候她们已经不说话一个月了。白石被她突然叫到了天台上,得知了她要转学的消息。


桥本要回到北海道的学校去,未来就在那里生活。


“北海道也挺好的,在新的环境里重新开始吧。”


白石露出一个灿烂的微笑。


桥本点点头,眼泪顺着脸颊滑落下来。


“别哭啊…你别哭啊……”


白石笑着说。


“你一哭我怎么办啊?”


桥本用袖子拭去泪水,使劲摇摇头说。


“不哭。”


白石一如既往的微笑着,那是她见过最美的笑容。白石抱住她,将头搭在她的肩上。


白石发出喑哑的声音,她尝试让自己哭出来,却怎么也做不到,眼睛眨到酸痛,嗓子只能发出啊啊啊干涩的声音,笑容反而越发灿烂。


为什么连离别的时候都不能流出眼泪来?明明想哭着告诉她所有的不舍和悲伤,却只能露出虚假的笑脸。


她不甘地用手向下拉自己的嘴角,即使抓得通红也不肯放手。


桥本抓住她的手阻止了她,在她耳边轻声说了几句话,她笑着紧紧抱住了桥本。




主持人问白石麻衣,这么多年都没见过你流眼泪。


“以前有个人说我笑起来很好看。”


白石望着台下的观众说。


“她说我这一辈子的眼泪都交给她,我只要努力的笑,即使她流着泪也觉得开心。”


主持人说听起来像一个奇幻故事,台下的观众都笑了。


只有一个人没有笑,脸上满是泪痕。



评论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