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ardas

Just keep on dancing all night long.

【白桥】Chasing Cars⑨

白石的卧室门被狠狠地关上,整个屋子都微微颤抖起来,连空气都随之震荡。


飞鸟好奇地从房间里探出头,桥本一脸无辜的与她对视。


“发生什么了?”


“白石……算是我的女朋友吗?”


“哈?”


飞鸟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从门里走出来坐到桥本身边。


“你是不是傻?”


桥本迟疑片刻,飞鸟咂咂嘴说:


“你肯定是傻。”


“为什么?”桥本问。


“还为什么?”飞鸟不耐烦地拍了下大腿,“你们是不是接吻了?”


桥本点头。


“麻衣姐是不是给你找了工作,每天叫你起床,给你做早饭?”


桥本又点了点头。


“事事都先想着你的女孩子不是女朋友是什么?”


飞鸟的质问让桥本一时语塞。


白石付出一切来喜欢她,她却什么都给不了白石,这份感情从一开始就是不对等的。


白石热烈而近乎奉献似的感情让她无时无刻不为自己卑微的爱情感到惭愧,她不敢把自己放到白石的对位上,白石始终占据金字塔的顶层,她只是沙石组成的底部。


“我不能和她在一起。”桥本说。


啪。


飞鸟干净利落地扇了她一耳光,她的手微微颤抖着,只好紧握住裙摆使自己显得动摇得不那么厉害。同时她的脸上浮现出痛苦的神色,咬着牙说:“我替麻衣姐觉得不值。”


“你根本就是在用这种暧昧的态度换取同情,麻衣姐太可怜了。”


“你说的没错,对不起。”桥本捂着刺痛的脸,看不清隐藏在阴影里的表情。


“你自暴自弃什么啊!”飞鸟再次举起的右手被人拉住,不知何时白石站在了她的身后,对她摇了摇头。


飞鸟无力地放下手,扔下一句“胆小鬼”走了。她抬起头,白石在视线对上之前扭过头回了自己的房间。


此后好几天家都笼罩在沉默紧张的气氛中,三个人一言不发地吃早餐,各自过各自的生活。只有在去卫藤家时桥本才能喘口气,从外太空重新回到地球,脚落在切实的大地上,紧张感才得以缓解。


周六晚上她从卫藤家出来,想到家里僵持不下的情况,感到心情烦乱,于是想到附近的商业街闲逛,在一家酒吧中买醉,回到家里就可以一睡不起。


她走了几家酒吧都觉得吵吵闹闹难以平静,便拐过主街道进了一条小巷。一家居酒屋的昏黄灯光照在昏暗的小巷里。她掀开门帘,唯一的客人闻声转过头来,看到桥本的瞬间露出意外的表情,转而挑了挑眉“哟”了一声,示意她过来坐。


“没想到会在这遇见你。”


“这可是我的秘密基地。”卫藤指着墙上的菜单说:“这里的酒可是我喝了几百家选出来的,绝对不会让你失望的。”


桥本按照她的推荐点了单,她抿了一口杯中的酒,眼睛亮了起来。


“怎么样?不错吧。”卫藤得意地笑着,想必是之前已经喝了不少,她原本白皙的皮肤透出粉红的颜色,眼睛微眯着,有种说不出的色气。


“你喝了不少了吧?”桥本看向居酒屋的老板,老板无可奈何地摊手。


卫藤勾过她的脖子,把她拉到自己面前,一股酒气扑面而来。


“我还没喝醉呢,倒是你虽然没喝酒反而和喝醉了一样。”


桥本从她的臂弯里挣脱出来,问道:“你说什么呢?”


“我听麻衣说了,你还真是不知好歹啊。”


桥本尽量让自己忽略卫藤语气里的敌意,将斟满的酒喝的一干二净,卫藤见状也喝干了自己的酒,然后给两人都倒满。桥本看着酒中反射的灯光,脑海中浮现出白石的脸来,她拿起酒杯一饮而尽,卫藤也不甘示弱喝光杯中的酒,然后再给两人满上。


饮尽和斟满的过程不知重复了多少回,在桥本准备将手中不知是第几杯酒灌到肚子里的时候,卫藤连忙拦下她,举起手中的杯子晃了一下,桥本拿起杯子和她碰杯,玻璃清脆的响声让人精神一震,两人放下杯子享受短暂的休息。


“我只是不想再给她添麻烦了。”桥本趴在桌子上,酒精让她有些神志不清,她枕着双臂继续说:“我一无所有,和她在一起也只会给她拖后腿而已。”她顿了一下,“我欠她的太多了。”


“啊啊,我懂。麻衣就是那种牺牲自己的人,所以让人特别有压力。”卫藤认同地点点头,晃动的太厉害让她头晕眼花,连忙用手扶住额头。“但是这也是她的优点,善良,温柔,果断,还有什么来着……”


“善良!”


“对!善良!”


两人互相看了一眼默契地笑了。


“麻衣已经做出选择了。”卫藤对桥本说:“如果你真的喜欢她,就不要顾虑那么多,把自己的心情告诉她。”


夜风吹起了门帘,吹在桥本滚烫的脸颊上,让她清醒了许多。


害怕在喜欢的同时伤害到白石,不知不觉却连喜欢一个人都有所顾虑。想来确实有些可笑。


总是在想过去欠下的债,连未来都被染上了一片灰色。明明人生还有一半,如果你愿意的话,就全部给你好了。


因为喜欢你,所以想和你在一起,其它的理由都可以忽略不计。


桥本搀扶着桌子摇摇晃晃地站起来,郑重的向卫藤道谢,如果不是卫藤的话,可能还要绕来绕去终究走进死胡同。


卫藤笑着摆摆手,将两人的杯子里斟满酒递给桥本,告诉她一定要好好传达自己的心意,如果好好说的话白石一定会回心转意的。


“谢谢你,卫藤小姐。”桥本感激不已。


“叫我美彩就好。”卫藤举起酒杯说:“祝你成功,我先干为敬啦。”


桥本也紧跟其后一饮而尽,然后走出了居酒屋。




桥本醒来的时候头痛欲裂,阳光照在背对她正熟睡的女孩子嫩白通透的肌肤上,像是反光板一样刺痛双眼。


“白石,醒醒。”桥本晃了晃她的身体,对方挣扎着坐起身。


两个人睡眼朦胧地对望一眼,睡意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卫藤?”

“桥本?”




————————————————————————————————

喝酒那一段我可能写了两个男人……

评论(1)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