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ardas

Just keep on dancing all night long.

鲸落⑵

白石握了握自己空荡荡的手心,书本的触感依稀残留在上面。那本名为《What We Talk About When We Talk About Love》的书正静静地躺在少女怀里,如同一个熟睡的婴儿。

一切都好似一个轻柔的梦境,巨大的图书馆,漂浮的书和忽然显现的少女。白石的大脑在飞速旋转后宣布罢工,这种超现实的景象实在是难以理解。

少女歪着头仔细端详她的面孔。

“是客人吗?”

心情稍微平复下来后,白石认出了她的声音,正是在进门时脑海中响起的女孩子的声音。那时店主叫她“飞鸟”,想来这就是她的名字。

“店主小姐介绍我来做图书管理员。”白石不知道店主的具体姓名,只好这样称呼她。“刚才我一不留神迷路了,所以在这里等她回来。”

“原来如此。”飞鸟一边说一边把怀中的书放回了原处,确认位置无误后问她:“你还没见过奈奈未吧?”

“奈奈未?”

“现任的图书管理员。我带你去见她吧,估计七濑已经在那里了。”

她跟在飞鸟身后,朝图书馆的深处走去。馆内的温度并不高,维持在恰好令人感到舒适的程度。飞鸟赤着脚踩在灰色的石板上,发出细微的响声,书架上的灰尘从沉睡中惊醒,震落,光照下空气显得有些浑浊。

“奈奈未一个人住在那里。”

飞鸟停下脚步,指着前面被书架围绕的服务台。服务台中间有一个巨大的灰色书形石雕,书呈翻开的状态,上面写着密密麻麻的文字,以一定角度斜立在一间屋子的屋顶。屋子从外部看只有简单的门窗,和外面的房子并没有什么不同。白石发现图书馆太阳似的光源正好在房间的正上方,看来这里就是图书馆的中心。

服务台上堆满了各种书籍,两人绕了半圈打开后面的栏杆进入里面,叩响了小屋的房门。

“真是抱歉,她还在睡觉呢。”店主把她迎进房里,倒了一杯水让她先坐下。飞鸟在进入房间时就消失不见了,不知去了哪里。看店主也没有在意,白石就没有过问。

她环视四周,房间里的装潢和普通人家没什么不同,白色的墙壁,木质地板,电视沙发一应俱全。没有其他房间,只有一条楼梯通向二楼,从外面的尺寸看上面大概只有一间房,也就是图书管理员的卧室。她不敢确定,毕竟那家面包店只有几十平方米,而门后却通往这样一个奇异的空间。

店主迟迟不见有人从楼上下来,就先向白石先介绍了自己。

“我叫西野七濑,是这里的看门人。”

“看门人?”

这个词实在太过古老了,她花了很长时间才得以理解。

“这里是什么地方?”

“如你所见,就是图书馆。”西野说,“这里有世界上所有的书,任何书你都能从这里找到,就是要花费一点时间。”

“这么大的图书馆,是政府出资建设的吗?如果不是政府的话,那么投资者一定很有钱吧?”

“既不是政府,也没有什么投资者。”西野顿了顿,试图寻找一个简单易懂的解释,“就像是山川河流经过时间自然而然形成那样,这座图书馆是世界的意志所决定的。”

世界的意志。白石很久没有听到过这种唯心的话了,现在的世界依靠科技来推动,人们对科学的力量深信不疑,科学成了人类唯一的信仰。昨晚的新闻还报道了科学家已经确认了困扰已久的不明飞行物的飞行轨迹。

手术台上的“世界”正在等待彻底地解剖,终究会成为清晰明了的骨架。

“你们也是人类吗?”她想起飞鸟出现时的情景,实在不像是人类的模样。

“实际上只有飞鸟不是,我和奈奈未都是人类。”

“那么飞鸟是什么呢?”白石问。

“是灵。”

一个陌生的声音回答。

不知何时,楼梯旁站着一位短发女孩,女孩长得眉清目秀,即使是刚醒来没化妆的素颜也很好看,隐隐约约透着股男孩子的英气。身上穿着一件浅色的条纹衬衫,袖子挽到臂肘,衣袋里挂着一支笔和一副黑框眼镜,胸牌上写着“桥本”的姓氏,衬衫的下摆收进蓝色牛仔裤里。

她一只手端着热气腾腾的咖啡,另一只手把涂满果酱的面包片送进嘴里,打量着坐在沙发上的白石。

“桥本奈奈未。”她将咖啡一饮而尽,同白石握手问好。

“白石麻衣。”

“你就是来应聘图书管理员的那位吧。”桥本说。

白石点头。本来是准备应聘面包店的服务员的,结果阴差阳错来到了这里。不过本来她的目的就是找一份工作来缓解生活压力,所以也没有什么挑剔的余地。

“长得很漂亮啊。”

白石一阵脸红,摇了摇头。

“为什么要来这里工作呢?”

“生活上的一些原因……”她不想把钱这个字说的太直白,这是她的尊严所能做到的最大的让步。

“那明天就来工作吧。”

桥本没有多问就答应了,从柜子里拿出一套和西野身上穿的相同的深蓝色围裙递给白石,接着向她介绍了图书管理员的主要工作,就是将借出去的书和未分类的新书整理好放回相应的区域。

“现在还有人借书看吗?”走在来时的通路上,白石好奇地问。

“世事变迁,可是有些东西是不会改变的。”桥本没有回头,眯眼望着天上的光芒说。

三个人回到那扇双开门前。白石又向桥本确认了一下工作时间和具体的工作流程,没有遗漏后西野打开了大门,熟悉的房间映入眼帘。

“白石。”

听到桥本叫自己的名字, 她停下了脚步。

“你有男朋友吗?”对方不好意思地笑了。

“呃……还没有……”白石回答。

“那就好,毕竟这份工作很辛苦,很难和爱人呆在一起。”

西野抬起头意味深长地看了桥本一眼,没等白石回答就拉着她走出了图书馆。

回到之前昏黄的房间,西野锁好大门,抱起床上的豆一样和白石回到面包店里。面包店里仍然空无一人,可能有人来过看店主不在又离开了。

“去图书馆帮忙的话这边的生意就很难照顾得到。”西野看着橱窗里陈列的面包,把豆一样放在一边,豆一样双腿站在桌上,朝白石眨了眨眼,大概是有些怕生,跳下桌子回到了原先的房间里。

两人又闲聊了几句,无外乎是工作上需要注意的事项。

告别西野后白石径直回到了公寓,只感觉到浑身乏力,今天的各种事情让她身心俱疲。

她在浴缸里泡了很久,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时针已经划过了一点。她还没有吃午饭,从纸袋子里拿出西野送给她的奶油面包咬了两口,又喝了些温热的牛奶,好不容易才平复了腹中的饥饿感。

电视里的新闻仍然报道着不明飞行物的最新消息:“对于昨晚在不明飞行物上探测到生物迹象这件事,政府发言人生田……”聚光灯下年轻的女发言人镇定自若地回答着记者的提问,一看就知道是经历过大场合的人,以后的前途一片光明。

白石关了电视,同她今天的经历相比,所有的新闻都显得失真而微不足道。

她回想起图书馆里没有温度的阳光和生活在那里的少女们,内心对即将到来的新生活充满了期待。

困意袭来,她就在午后的阳光里睡着了。

评论(6)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