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ardas

Just keep on dancing all night long.

鲸落⑶

生田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夜晚了。

新闻发布会结束后,一回到家,她连西装都没有脱就一头栽倒在床上睡了过去,睁开眼时城市已经披上了霓虹。

一个梦都没有做。她已经很久没有做过梦了,手头的事情太多,睡眠随之趋于单一,没力气去做什么梦。不过也好,这样现实生活还不会显得那么糟糕。

她艰难的从床上爬起来,右臂因为不正确的睡眠姿势而阵阵发麻,头也断断续续的疼,缓了好一会儿才恢复过来。她决定先把自己扔进浴室,舒舒服服地泡个热水澡,再随便吃点宵夜,最后回来继续睡觉。明早八点要参加一个重要会议,下午要处理各种科学研究所申报的文件。再见到这张床就是24小时以后了,她拍了下床铺,想象它伸出手来和她击掌,对她说“好好休息吧”。

脑海中的画面一消失,忽然袭来的孤独感让她喘不过气来。她慌张地打开了卧室的灯,那些蜂拥而至的野兽就缩到角落里去了。

生田看着既不会动也不会说话的床铺自嘲地笑了笑,起身走进了浴室。

洗完澡精神了许多,困意和肚子都感觉被一扫而空。二十岁正是长身体的年纪,最近她的食量大增,以前吃三碗就能饱,现在可能要吃七八碗才能勉强捱到下一顿饭。她既是个能吃的人,也是个爱吃的人,但是她自己不会做菜,甚至曾经有过亲手把自己送到医院的经历。所以生田聘请了一位保姆来做饭,顺便在她工作的时候打扫家里的卫生。她对保姆的工作很满意,饭菜做的很美味,家里也整理的井井有条。为了让保姆多做一些好吃的,她特地购置了两个冰箱来存放食材。

打开冰箱,快餐盒整齐的放在里面,盒子上贴着标签,用以分辨里面的内容。牛奶和饮料放在冰箱门的内侧,门上贴着便签,提醒她牛奶要加热以后再喝,还有晚上少喝咖啡,落款写着保姆的姓氏中元。

这大概是家里最有人情味的地方了,有时候她感到孤单的时候就会来这里,背靠着冰箱的门,听着冰箱工作时嗡嗡的声音,一抬头看到上面贴满了的五颜六色的纸条,心里就温暖了几分。

“中元日芽香。”她喃喃着保姆的名字。因为工作的原因她们两个人的时间总是错开,中元来的时间不固定,但大致都会在中午以前做完所有事情离开,而她最清闲的时候也要下午四五点才能回家。实际上两个人还没有见过面,连保姆的挑选也是经过上面的人审核通过直接安排的。

有朝一日能见到她就好了,生田想。

手机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她看了眼屏幕上的名字,皱了皱眉接了起来。

“哟,生田大小姐。”一听到那个男人的声音她就感到恶心。她把拿在手里的牛奶放回了冰箱,又将便当粗暴地扔进微波炉里,定好时间,一边打电话一边等便当加热。

“别那样叫我。”生田冷冰冰地说,“你要干什么?野口。”

被叫做野口的男人依旧是一副玩世不恭的态度说道:“别生气呀,我只是负责通知上面的人安排给你的任务。”

“说。”

“哎呀呀,好像生气了。我已经把照片通过邮件发给你了,你查看一下邮件。”

邮箱里果然有一封未读邮件,她点开邮件,里面没有其它文字说明,只有一张彩色的照片。照片上是一个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女孩,一头黑色的长发格外显眼,她坐在散落的书堆上,直直地看着镜头,女孩身后的墙上有一个边缘被打磨的很光滑的圆形的洞,透过圆洞能看到外面泛蓝的天空和堆砌的云。

“这是什么?”生田的眉头皱得更紧了,她的目光聚焦在少女的脸和一地的书上。

“很可爱吧。”

野口的玩笑并没有得到回应,他咳了两声继续说:“之前那个不明飞行物的事件是由你负责吧。”

“对。”

野口提到的的不明飞行物事件,是指前几日东京上空突然出现了一个白色物体,形状像是一艘巨大的飞船,那个飞行物在天空中停留了数秒后瞬间消失了。当时是正午时候,正值高峰期,引起了一阵骚动。因为目击者众多,所以政府放弃了新闻管zhi的手段,成立了专门的调查组,向民众表明了要彻查此事态度,人们的不安情绪才稍有缓和。

生田就是调查组的组长,她本来是政府部门中的一员,年纪轻轻又工作认真,上面很看重她,却没想到将她调到这个位置上,处理这件没头没脑的怪事,为此她还懊恼了一阵子。

“这是上面的人给的线索。”野口着重强调了上面的人几个字,“你仔细看圆形窗户的外面。”

她又仔细看了一遍,发现照片里白云的后面,藏着一个椭圆形的物体。她从库中调出不明飞行物事件的资料对照查看,两者确实有很多相似之处。

“照片里的地方在哪?”她开口询问道。

“我怎么知道。上面给你的命令就是找到这个地方并且查明云后面那个究竟是什么东西。交给你了,生田长官。”

“这个女孩子呢?”她看着坐在书丛中的女孩。

“你很中意她吗?”电话那端传来野口的笑声,“找到以后随——”

生田按下挂机键,又深呼吸一口气,极力想把野口那令人作呕的声音从脑海中抹除掉。

便当已经热好了,微波炉传来叮的声响,她怔怔地望着微波炉出神。

在时针指向九点的同时,她换好衣服走了出去。


西野正准备打烊的时候,一个男人走进了面包店。

她放下手中的游戏机迎了上去,男人笑着对她说:“又在玩游戏啊,这样子生意可不会好。”

“和游戏没关系。”西野说,“这么晚了来做什么?”

“睡不着,来借两本书。”男人解释道。

西野带他走进小屋,男人看到坐在床上的豆一样,开玩笑说:“好久不见了豆一样,看起来还是那么好吃。”

豆一样朝角落里挪了挪。

“别吓它啦。”西野笑着阻止他。

打开通往图书馆的门,和外面的黑夜不同,图书馆里像是白天一样亮堂堂的,这种反差无论看多少次都让他感到惊讶。

西野带他走到图书馆中央的小屋,小屋里没有人,桥本此时可能在图书馆的某处整理书架,他大多数时候都是晚上来,桥本几乎都在工作。他有时感觉桥本可能和自己属于同一类人,在夜里反而更有活力。

“我让飞鸟带你去找书吧。”西野说罢朝空荡荡的图书馆上方叫着飞鸟的名字。

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女孩从门外探出头来,笑着朝屋里的男人招了招手。

“好久不见,生雄。”


回面包店的路上,西野遇到了正在整理书架的桥本。她抱着一小摞书站在梯子上,核对书籍摆放的位置是否正确。

西野一边把地上未分类的书递给她,一边告诉她客人来借书的事情。

“那个假小子,也就只能骗骗飞鸟这样的小孩子了。”桥本听完后笑着说。

“我看她人挺不错的,飞鸟和她一起也很开心。”

“人不可貌相,说不定是一星期身边的人能换七个的家伙呢。”桥本接过西野递过来的书对她说:“七濑你刚才的语气简直是一个在安排相亲的老妈。”

“还不是你这个老爸不管家里的事。”

“哈哈哈,真是有趣的笑话。”桥本边笑边将手中的书插入书架的空隙中。

西野看着站在梯子上的背影轻声呢喃道:“嗯,挺有趣的。”

书籍全都整理完毕后,桥本梯子上下来,看了看表已经十一点多了。她接过西野递给她的纸巾擦去手上的灰尘,和往常一样向西野道谢。

“等明天白石来工作,以后就不用这样麻烦你了,你可以安心开面包店了。”桥本对她说。

“嗯。”西野点头,没有多说什么。

“晚安啦。”

“晚安。”

西野凝望着她的身影,直到桥本消失在转角,她才转身离开了图书馆。

评论(9)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