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ardas

Just keep on dancing all night long.

【花鸟】朽


《闻》的番外
完整一下故事

——————————————

你来晚了。哪怕早来十五分钟,你都能赶上她的几句闲谈和再见。没办法,谁让你太忙了,每天被几句台词塞的鼓鼓囊囊。你匆匆谢了幕,观众谁都没记住你。这可不行,演员刚开始是要吃些苦头的。就算妆花了,嗓子哑了,也要往台上站。什么时候从新苗站成枯木,你就成角儿了。

生田气喘吁吁地站在同学聚会的门外,面对我们的七嘴八舌,她胸口起伏着吐出几个字:哎呀,真可惜。

她在后面巧妙地接上一个俏皮的笑,把自己的慌张藏在下面。这样一来,她手微妙的垂下就不再带有任何含义,连她失望的叹气都显得绰有余裕。

她真是块演戏的料。当时白石拼命把生田推荐给认识的歌剧导演。导演让她唱了一段。她一张口,黑咕隆咚的剧院里就亮起好几双眼睛。台上的演员也不排练了,抻着脖子朝她看。年纪大的演员心里乐开了花,没想到还有这么个宝贝,硬是看出个光辉璀璨的未来景象。年纪轻的心里五味杂陈,眼里一半惊艳一半嫉妒。

聚会上白石拉着她的手感叹,说当时不该推荐她去剧院,惹了些小肚鸡肠的人,还耽搁了前程。她越说越自责,鼻子一抽,脸上出现了两道泪痕。

她咧嘴笑,眼眉都笑弯了。她伸手抹去白石脸上的泪,告诉她配角没什么不好。人都站在舞台上,聚光灯也只能照着一个。要怪就怪那光亮太狭窄,只装了一个,就容不下其他人了。

她待过三个舞台。

一个位于东京的中心,长约十五米,宽约八米。她在上面演了几年戏,总是演些可有可无的小角色。后来才知道是被人设计,浪费的几年时间却再也回不来了。她默默离开,去了第二个舞台重新开始。那里的舞台规模虽然只有前者二分之一大,她却觉得浑身自在。

她的第三个舞台要追溯到高三那年,那是她拿到的第一个主演。飞鸟的视线变成聚光灯照在她身上,不偏不倚,一照就是一年。

不得不承认,那时候的她是确确实实的主角。起码她拉动桌椅发出巨大动静的起身,以及在过道里留下的凛凛残影,都有所有英雄救美的故事中主角的影子。她手臂一扫,那些情意绵绵的照片就落到地上。她平时傻里傻气,是班里的活宝,笑声总是被人群包裹着。没人见过她那副模样。咬着牙根呵责角落里那群人:“一群混蛋!”

班里没人说话了,都在等她消了气,把抽离的空气重新灌回这个方方正正的空间,所有人就能回到平时嬉笑的风景里。

她将飞鸟颤抖的手放在掌心,留下一屋子怀有罪恶感的人夺门而去。

她站错队了。大多数人不一定代表正确,但错误所带来的责任却能降到最小。她们走在校园里,蜚短流长就飘在飞鸟身后。时间长了流言就爬到她身上,洗都洗不干净。

生田不在乎别人的眼光,主动申请把座位调到了飞鸟旁边。她清早来到教室,扔掉飞鸟桌上的照片,擦去桌面上用粉笔写下的讥诮话。等飞鸟坐到座位上,她拿出没来得及吃的早餐问:你吃饭了吗?没吃我俩一起吃。

演技课的老师对她说,演戏最讲究细节。她承认,她表达爱意的方式少了细枝末节,是所有演技里最笨拙的一种。她想依靠仅有的长情去换取一个人的心。

长情有多长?

毕业时桥本和飞鸟那一吻,把她从主角的位置赶了下来,成了台下的观众。她领悟到飞鸟面对桥本时眼里的温存。她对自己说:好了,我投降了。我的长情到此为止了,我已经想不出别的方法来爱你了。

可她还是在多年以后,怀里抱着她的书跑去签售会的会场。她看向队伍的尽头。她的身影还是显得瘦弱,经不起大厅徐徐的风。队伍向前挪,她离得越近,越是感觉到那股长情的痕迹。当时它是江河湖海,现在成了涓涓细流。原来如此,原来它一直都没干涸。

“好久不见。”她打招呼,新晋作家停下了手中的笔。

“呀,好久不见。”飞鸟笑了,站起身给她一个拥抱。

她发现飞鸟的拥抱是温暖的。这份温暖来自遥远的过去,散发出令人怀念的香味。

“最近怎么样?”

生田思忖她口中的“最近”是指什么时候。是从毕业以后吗?还是上次同学聚会以后呢?可那也已经过去好久了,实在是谈不上“最近”。

她想说多得是你不知道的事情,这些年来我都是一个人,可我也没觉得孤单,就是有些想你。

实际上她说出口的只有“挺好”。她想演技课老师肯定会夸奖她。她刚把一句短台词说的不瘟不火,从吐露到收尾都无可挑剔。时间组成骨骼,过剩的长情化作皮肉敷在上面,使两个字活灵活现。加上她恰到好处的笑,谁看了都能信以为真。

“那就好。”飞鸟说。后面的人挤了上来。她拿起书逃了。

她站在公车上,看到飘到路中间的紫色气球,在车水马龙里迷茫地游走。她笑气球。你去哪里不好,非要一头扎进里面,搞得自己头破血流。

气球被一阵风吹起,朝天空飘过去了。

你又晚了。她现在怕是已经坐在北海道的飞机上。不怪你,你现在红了,天天忙着赶场演出。幕布一拉开,聚光灯就指着你。观众都给你鼓掌,赞美你是演戏的天才。你演的角色最深情,每个都像久经岁月磨难的树,台下都哭成了泪人。你也哭成泪人。

她扶着门框笑了,是没有一点阴霾的笑:哎呀,真可惜。对了,你们吃完了没有呀?我还饿着呢。

(完)

评论(10)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