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ardas

Just keep on dancing all night long.

【白桥】Chasing Cars⑩

“怎么回事?”


桥本的记忆像是蒙上了一层雾气,面对卫藤的质问她支支吾吾半天也没能说出个所以然来。只零星记得昨晚她起身去找白石,走出门的时候感觉头晕就蹲了下来,然后好像被什么撞了一下,摔倒时依稀看到一个奇怪的人影,之后……就记不清了。


“我好像被什么撞了一下,你还跑过来扶我起来了。”桥本抬起右臂,看到上臂有一块青紫色的伤痕,更加确定了。


卫藤似乎也想起了什么,眉头皱了起来;“我以为你晕过去了,结果发现你睡着了,就就近找了个宾馆安顿睡下了……啊!”


卫藤忽然尖叫一声,桥本被她吓了一跳。


“怎么了?”


“你……没对我做什么吧?”


桥本认为她这个问题太可笑了,明明是卫藤把她送来的,按故事发展她才应该是受害者才对。


“没有,我昨天被撞了以后就什么都不记得了。”桥本向她解释道。


“你醒来的时候喊我白石了吧,你确定没有把我当成白石?”


“我只看见背影,况且睡得迷迷糊糊的,真的只是口误,你别多想。”


卫藤总算接受了她的解释,心里骂了一句喝酒误事,问桥本:“你打算怎么办?”


桥本意识到今天是星期天,和深川说好了要去看live。她把这件事告诉了卫藤,正在穿衣服的卫藤气的拿起外套朝她扔了过来。


“你还真是不开窍,这种时候了还有心情和别人去看live。”卫藤没好气地瞪了她一眼:“你给深川打个电话,告诉她今天去不了了,然后去找白石把事情讲清楚,剩下的交给我吧。”


桥本按照她说的打通了深川的电话,几声等待音后接通了电话,她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听见深川的道歉声。


“怎么了?”桥本问她。


深川略带歉意地说:“今天可能不能去看live了,飞鸟来家里了,等一下要去找白石小姐。”


卫藤在桥本耳边说了几句,桥本点点头继续对电话里的深川说:“这样吧,白石等会儿要去电影院,我们在电影院见吧。大家一起看个电影。”


深川愉快地答应下来,桥本告诉她地址后挂了电话,赶紧和卫藤收拾东西朝说好的电影院赶去,宿醉的影响下两人行动和反应都迟缓了不少,刚好在约定的时间赶到电影院,隔着马路看到白石站在电影院的门口。


看到桥本的一瞬间,白石的怒火和讶异一起涌上心间,到嘴边只剩冷冷一句“你来干什么?”


“我想好好和你谈谈。”


“你昨晚不是和卫藤在一起吗,现在怎么想到和我谈了?”


本来以为没自己什么事的卫藤忽然咳嗽了几下,“你怎么知道昨晚我俩在一起?”


白石拿出手机,面朝两人举起屏幕,上面是卫藤发来的一张照片,卫藤扶着闭着眼的桥本站在街边摆着剪刀手的自拍,照片底下是一系列意味不明的颜文字,最后连着好几个地球的表情。


“美彩你扛着个人居然还有空闲发自拍。”白石面无表情的吐槽,卫藤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白石,昨天晚上是因为喝多了恰巧又被撞了所以才没回来,你别想多了。”桥本连忙向白石解释,她不想又结下一个误会。


“桥本奈奈未你听听你的借口,你自己相信吗?”白石本来没想深究这件事,但是桥本明显在向她说谎,听起来就像是电视剧里的狗血桥段,偶然、巧合、天意,世界上哪有那么多的碰巧。


正在三人僵持不下的时候,深川出现了,紧跟的是一辆自行车,飞鸟坐在自行车的后座,生田骑着车载着她。


“对不起,让你们久等了。”


“没有,我们也刚来。”卫藤说着朝深川走过去,想赶紧摆脱现在这个莫名其妙的情况。


飞鸟嗅到了白石和桥本之间的火药味,虽然她和奈奈未在冷战期,但是现在剑拔弩张的情形比冷战期让她紧张许多。她又不敢随便参与其中,只好问走来的卫藤。


“我也说不清楚。”


可能是宿醉作祟,卫藤脑袋疼得厉害,心里也乱成一团。


现在的状况怎么解释呢?


就像是婚礼上自己跑来抢新娘却把新郎抢走了一样……


越想越头痛,索性不去想了。她看着飞鸟坐着的自行车问道:“你们在这里做什么?”


坐在前面的生田说:“我们昨晚本来想去卫藤小姐家找桥本小姐的,结果在路上迷路了,直到半夜才到卫藤小姐家。结果发现桥本小姐不在,时间又太晚了,深川小姐就留我们住在家里了,说今天送我们回来。”


“你真的超级不靠谱啊。”后座飞鸟跳下车忽然抱怨起来,引得一旁的白石和桥本也看了过来。


“明明地图上还有一个路口才转弯,结果转进了个黑咕隆咚的小巷子里,还差点把车给撞坏了。”


“我也没想到有人会在巷子中间放一块石头啊。”生田撅起嘴来,一脸不服输的样子。


“那时候我都掉下车了,跑了好一段路才追上你。”


桥本忽然明白了昨晚撞自己的是什么,以及那个奇怪的人影,原来就是被震下车的飞鸟在追着自行车跑。


飞鸟越发咄咄逼人,生田只好认错好让她消消气。


“作为补偿我明天亲手下厨做……”


生田还没说完就被飞鸟拦了下来,“你做的饭就像是食材用调味料做武器激烈战斗过一样,我也没受什么伤,这次就算了,下不为例。”


两人的小剧场告一段落以后,白石似乎也明白了事情的前因后果,但又碍于面子不好意思说出口,表情却柔和了许多。


“该进电影院了。”


白石小声说完,转身准备走进电影院,却被人拉住了手。


天气并不算好,抬眼望去楼宇背后露出灰白色的天空,不喜不悲,在彩色的广告牌的衬托下有些昏暗。电影院门口的空地上此时此刻挤满了人,人们从她和桥本的身旁经过,像是被岩石分开的河流。广播的女声正通知下一场电影的观众检票,当它第二次响起时,人流已经拥入了电影院的怀抱。


这个城市狼吞虎咽地吞噬着四面八方涌来的云、车、人,一呼一吸就是时间的流转。它带来了眼前这个女孩,把她带入白石的生活,把过去千篇一律的日子搅得天翻地覆,把生活变成了一出出阴差阳错的闹剧。


然后眼前的女孩开口了,从岔道里吹来的风卷起她的发丝,她却毫不在意。


“麻衣,虽然很突然,我要向你表白了。你一定不知道,在你家门口那次并不是我第一次见到你。第一次见到你是在我打工的时候,你每晚都会来吃饭。那时候你瘦瘦的,看起来工作很辛苦。我看你太虚弱了,每次你来的时候都会在盘子里多盛一些。后来有一天你就再也没来过店里,直到我那天敲开了你的家门,我才相信真的有缘分这种东西。这样看来我们两个的相遇从头到尾都是偶然,偶然一个连着一个,我才终于站在你面前,像这样牵着你的手。嗯……怎么说呢,当我坐在你家门口的时候,我觉得那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地方,因为我的背后就是你。我在你喜欢我之前很久就喜欢上你了,但是我不知道怎样去喜欢一个人。谢谢你那么认真的喜欢我,因为我大概算是一个怪人,大多数的情感不能正确的接收,对周围的事物又反应迟钝,没能很好的回复你,真的很对不起。但是我也喜欢你,在遇见你之前就喜欢你很久了,我在东京流浪了那么久,可能就是为了遇见你。这么说可能有点狡猾,我从你开门的那一刻就想向你表白,却一直说不出口。我不知道欠你多少个喜欢,但是未来有的是时间说给你听。所以,白石麻衣小姐,我喜欢你,请你做我的女朋友吧。”


桥本奈奈未低下头等待着答复,白石轻轻拉了下她的手,桥本抬起头来,白石出乎意料地吻了她。


“太长了。”白石笑中带泪地说,“最后一句就足够了。”


“还不是怕你不答应。”桥本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忽然露出一脸认真的表情对白石说:“你愿意和我去北海道吗?”


白石丝毫没有犹豫,立刻回答了她。


“我愿意。”


评论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