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ardas

Just keep on dancing all night long.

鲸落⑴


开个新坑
奇幻向的设定
主白桥和花鸟
一直以来谢谢大家看文啦

—————————————————————————

“你喜欢读书吗?”

面试官最后向白石抛出一个和面包店毫无关系的问题。

“书?”

白石怀疑自己听错了,压低声音反问道。

“对,书。用来读的书。”

面试官丝毫不介意那个词语,靠在椅背上继续玩转手中的笔,眼睛关注着白石的一举一动,期待她将要给出的答案。

“还算喜欢吧,小时候读过一些。”白石害怕产生不必要的误会,又补充道:“但是从禁令施行以后就没有再看过了。”

面试官微微颔首,看不出对她的回答满意与否,拿起桌上的简历低头继续看了起来。

沉默的氛围让白石有些紧张。

这是白石离开杂志社后出来找的第一份工作,之前的工作虽然待遇不薄,但是越做越让她感到厌倦。每天在摄影棚里的生活枯燥无味,不仅如此,这是一份耗费自己青春的工作,容颜老去的时候就意味着模特生涯的结束。对于白石来说,在同一个地方度过终生是件难以忍受的事情。她对外面的世界充满了好奇,渴望发现新的事物,邂逅各种各样的人,体验与众不同的生活。

自由自在才是她的愿望。

奈何现实不尽如人意。鲁莽的辞职带来的是经济上一系列的问题,她不得不过上拮据的生活,依靠打零工来养活自己。有一天,当她路过当模特时经常光顾的面包店,对看板上的服务员工作动心的时候,她明白已经离自己理想的生活相去甚远了。

面包店的老板是一个文静乖巧的女孩子,面包店的规模并不大,加上位置偏僻,客人很少光临,女孩一个人也勉强应付得过来。白石偷偷瞄了一眼狭窄的柜台,实在想不出有增添人手的必要。

“很抱歉,其实我们店里已经不需要再招人了。”面试官放下简历对白石说,“不过我可以推荐你去别的地方。”

虽然是意料之中的回应,但切实听到回复的时候她还是有些生气,感觉自己完全被人耍了。

“请问推荐的地方是……?”白石抑制住心中的不满,试探性地向面试官问道。

“图书馆。”

面试官看白石疑惑的样子,又一字一句重复了一遍:“图、书、馆。”

对方确实无误地说了“图书馆”三个字,白石惊讶地站了起来,差点带倒身后的靠椅。她疑惑重重地环视周围,早上的面包店空无一人,各式各样的面包整齐地摆放在玻璃柜里,房间里弥漫着甜腻的香味。

目光又重新回到面前的面试官,也是这家店的店主身上。她扎着马尾,戴着一副快要占去半张脸大小的黑框的眼镜,浅蓝色的衬衫外面套着工作时用的深色围裙。

新世界中纸质书是被禁止的物品。

二十年前《禁书令》开始正式实施,人类社会至此告别了依靠书本来传递知识的时代,网络开始取缔了书籍,记忆芯片的出现使得学生时代大大缩短,人们的专业知识水平显著提高,社会效率也因此飞速增长。以二十年前《禁书令》颁布为标志,现在的世界被称为新世界。

白石工作的杂志社是出版业迈向新世界的先驱。在二十多年前网络刚开始普遍的时候,当时的社长决定将重心移向电子版杂志,等到纸质书被禁止后,出版社在业界已经名声大噪,从无名小卒一跃成为行业巨头,基本垄断了电子杂志行业。而那些没有把握机会的出版社,也就淹没在时代的浪潮中了。然而这种情况并没有持续多久,十年前记忆芯片问世,通过网络传输就可以将知识直接输入脑内,经过短时间处理就可以加以运用。也就是说,以前需要通过阅读等花费时间来汲取知识的过程可以完全省略,从而直接获取知识。因此杂志行业乃至整个文学界都处于长期一蹶不振的状态。不过这点牺牲对于社会整体来说微不足道,社会这个庞大的机器需要持续而高效的运转,书籍只是维持它运转的燃料。

当然也有反对的声音,书籍一直被视为人类进步的“阶梯”,而“电梯”的产生并不能完全取代“阶梯”。白石也听说过反对禁书的人士或者是组织的论调,他们认为禁书是政府对控制民众的一种方法,网络上的东西可以轻易抹去或者删改,而书籍一旦出版,除非焚毁,否则可以广泛流传下去。政府为了稳定政权,消除不稳定的因素,所以颁布了《禁书令》,加快了步入新世界的脚步。但近几年来反对禁书的呼声越来越小,毕竟大多数人还是乐于接受便利高效的生活。

想到这里,白石担心自己不小心迈进了陷阱,可能这里就是那些反禁书人士的地下活动场所之一,表面上是一家温馨的面包店,说不定私下从事走私枪支弹药的勾当。

店主像是看穿了她的想法似的,笑着向她解释道:“放心吧,我们不是什么坏人,只是图书馆她一个人忙不过来,需要增加个帮手罢了。”

“她?”

“图书馆的管理人,你去了就知道了。”

说罢店主起身朝里屋走去,走到门口时转身朝白石招了招手,示意她跟在自己身后。

白石半信半疑地跟着她进了房间,这里看起来是她居住的屋子,只有外面面包店一半大小,一张床几乎占去了大半的空间,留下一米多宽的过道。房间的墙上挂满了素描画,梳妆台上摆着奇形怪状的小物件。小床和梳妆台紧挨着,床上放着一个圆滚滚的球,白石起初以为是足球,走近才发现上面长着眼睛,还有一双满是肌肉的小短腿。

“这是豆一样桑,正在睡觉呢。”

店主简短地介绍了一句,继续沿着狭窄的过道向里走,房间里面的墙上有一扇装修风格明显不同的双开木门,门的一边被小床抵住,只有右侧的门能够打开。

店主敲了敲门,里面没有回应,她又试着敲了一次,确认没人来开门后,从床下的柜子里拿出一把钥匙插入锁中,门锁发出清脆的响声,轻轻一推,门就自动打开了。

白石朝门里看过去,只能看到浓郁的黑暗。她一向不善于黑暗的地方,当下有些抵触,下意识向后退了一步。

店主见她退缩不前,安慰她不用害怕,朝门里面的黑暗高声呼喊:

“飞鸟!飞鸟!”

黑漆漆的空间里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响声。

“怎么了?”

白石听见了女孩子的声音,与其说是听见,更像是略过了耳朵直接在脑海中响起。

“有客人来了,把灯打开。”

话音刚落,黑暗瞬间转化成刺眼的光芒,等她勉强睁开眼,店主已经进了门里。

白石的眼前是庞大的书架,她站在地面上勉强能看到书架的顶端,书架的每一层都被分为数不清的方格,里面塞满了玲琅满目的书籍,还有很多书散落在地上。每两列书架之间有一条一米宽的过道,她跟着店主沿着过道一直走,地面和墙壁都是暗灰或是乳白色,整体偏向欧式的建筑风格。只是头顶的灯光太不自然,她抬头看,甚至感觉那灯光炫目,像是没有温度的阳光。

从头顶的光源上移开视线,店主不知何时拐进了岔道,白石不敢乱走,独自站在庞大的书架中间等待女孩子回来找她。

期间她从身旁的书架上抽出一本书,书拿在手里的真实触感让她心惊胆战。如果是在外面的话早就已经被抓了吧,她不禁如此想。

封面上写着《What We Talk About When We Talk About Love》的标题,她翻开书,里面是密密麻麻的英文,立刻就没了兴趣,靠着书架坐了下来。

书籍缓缓脱离她的双手,像是有生命似的浮在空中。白石揉了揉眼睛,似乎看到模糊的人影双手抱着那本书。

轮廓渐渐清晰起来,一位身着白色连衣裙的长发少女站在她的面前,看上去只有十七八岁的模样。

少女怀抱着书,弯下腰好奇地望着她。

“你是谁?”

评论(8)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