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ardas

Just keep on dancing all night long.

鲸落(6)


桥本支支吾吾地答应了去白石家留宿的事情,原本两个人准备等雨停了再出发,奈何过去了半个小时也不见雨变小的迹象。

白石等得有些不耐烦了,她一跺脚,转身拉起桥本的手,穿过人堆走到屋檐下。

“我数到三,就一起冲出去。”

“嗯?”

“三!”

桥本从来没有体会过在雨中奔跑的感觉,但她觉得如果可以的话再也不想体会第二次。好在白石的家离车站不远,两人边跑边躲雨大概十分钟就到了,不过两个人浑身上下都湿了个透,站在门口冻得直哆嗦。

白石一边抱着双臂发抖一边咧嘴笑着,问她:“感觉怎么样?”

桥本浑身发抖,硬是从嘴里挤出来一句。

“你没喊一和二呀。”

白石被她逗笑了。她从包里摸索出钥匙打开房门,一进屋就递给桥本毛巾和换洗的衣服,说赶紧去洗个热水澡,你脸都发白了,你顶着这张脸说的笑话一点都不好笑。

“那你刚才……”

“好了好了,赶紧去吧,我还要洗呢。”白石说着打了个喷嚏,桥本连忙进了浴室。

轮到白石洗澡的时候,桥本忽然觉得周围安静了下来。她听着浴室里传来的水声,感觉此时此刻是除了排队以外最孤独的时候了。她环望四周,发现白石的住所只是间普通的小公寓,但是却被她装修的格外精致,醒目的墙纸,可爱的抱枕,储物架上的小物件以及书架上一些模特相关的书籍都让整个房间充满了一种奇妙的活力。她想起西野挂在房间墙上的画和她收藏的很多奇奇怪怪的小物件,相比之下自己的生活就显得枯燥无味许多。

一想到西野,桥本拿出手机拨通了她的电话。

只响了一声,电话那头就传来西野的声音。

“喂,奈奈未。”

“七濑,今晚雨太大,我就不回去了……”

“嗯……你现在在哪里?”

“在麻衣家里,她家刚好离我们看live的地方不远,回图书馆太麻烦,而且现在可能已经没有末班车了……”

桥本莫名心虚了一下,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非要说出个所以然。她在今天察觉到的东西越来越多,她觉得未来终有一天藏于深处的东西终会浮出水面,现在做的只是延缓它的发生。

电话那边沉默了一阵子,隔了好久回了一句我知道了。之后桥本再没说什么,两人互相道了晚安后就挂了电话。

白石从浴室里出来,恰好看到桥本对电话里说了晚安,她好奇地问:“在给谁打电话呀?”

“七濑。”她回答。

白石笑嘻嘻地凑上去坐到桥本身边, 两个人的肩膀贴在一起。一股香气扑面而来,桥本下意识往边上挪了挪。白石对她的动作丝毫不在意,此时她肚子里有一堆关于桥本奈奈未的问题。

“奈奈未和西野小姐是什么关系?”

“就是……很普通的朋友……而已……”

“这样啊。”白石假装没听出她语气里的犹豫和躲闪,继续问道:“你们是怎么认识的呢?”

“听起来可能很扯。”桥本笑着说,“那时候我刚做图书馆的管理员,有一天在图书馆里迷路了,误打误撞发现了一道门。我打开那扇门,没想到门的另一边刚好通向她的卧室,那时候七濑正坐在床上玩游戏,我们俩都吓了一跳呢。之后两个人渐渐熟悉起来,就成了现在这样了。”

“有点童话故事的感觉。”白石感叹道,她也是误打误撞遇见了桥本,西野和飞鸟,来到世界背面的世界,就和大多数童话故事一样。

是啊,桥本应了一句。接着白石又问了很多图书馆的事情,桥本都一一道来,两个人一直聊到十一点,困意一阵阵袭来。

桥本的上下眼皮难分难舍起来,她靠在床头,半睡半醒之间看到白石望着挂在墙上的表,嘟囔了一句“差不多了”,起身走进了厨房,从冰箱里拿出便当放到微波炉里加热。

模特原来都是这个点吃饭啊,难怪身材那么好。桥本心里暗暗想到。

就在她快要睡着的时候,忽然传来一阵细碎的门铃声。她想她可能是在梦里,她看到一个女孩从门口进来,听到一声活力四射的“我回来啦。”那个女孩走到床边注视着她,问身后正在收拾桌子的白石:“这是谁呀?”

梦里为啥是关西腔?

她越想越不对,整个人忽然清醒过来,身体随之抖了一下,把正趴在床边的女孩吓得坐在了地上。

白石连忙把女孩扶起来,对她说:“这是桥本奈奈未,就是我跟你讲的公司的同事。”接着她又向桥本介绍了女孩,女孩的名字叫做松村沙友理,是和她一起租房的室友,因为最近加班的原因所以回来都比较晚,按照松村的话说就是黑心企业,压榨员工,迟早破产。

“千万别。”白石急忙捂住她的嘴,“你要是没了工作咱们连房租都交不起。”

松村沙友理才刚下班,还没来得及吃饭,她拨开白石捂住她嘴的手,大口大口的吃着热好的便当。不出两分钟,桌子上就出现了一个空空如也的盒子。

“桥本小姐,情况就是这样了,什么时候考虑给我们麻衣加薪啊,我实在养不动她了。”松村从冰箱里拿出果汁给每个人分了一杯,然后又从柜子里拿出几包零食来放在桌上。

“你又藏零食了吧!”白石看到零食的瞬间皱起了眉头,“你忘了昨天电子秤上的数字了吗?”

松村伸出去的手空荡荡的抓了抓,又缩了回来。

“我就看看,你们吃,你们吃。”

白石露出胜利的笑容,哼哼的笑了两声。她摸了摸松村委屈的小脑袋,还是把手里的薯片递给了她。桥本望着她脸上挂着的笑容,并不是胜者耀武扬威的笑,里面有显而易见的宠溺和信任。就连她们两个人的对话,都省了所有寒酸的客套,到处是一起生活的痕迹。

她有那么一点羡慕,希望那个能和白石肆意玩闹的人是自己,希望白石在她面前也能够像此时此刻自由而不拘束。

她使劲摇摇头,想要打消脑海中不切实际的幻想,却无意中瞥见了松村左臂上奇怪的印记。

“松村小姐,你曾经在鲸背上生活过吗?”

评论(4)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