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ardas

Just keep on dancing all night long.

【白桥】Chasing Cars⑤

第二天,桥本一跨进若月的家门,就看到白石正站在阳台上和松村聊天。白石的视线和她短暂接触之后迅速移开,这让桥本第一次慌了神。
她清楚『喜欢』要花费一个女孩子多大的勇气,所以她更要慎重对待白石和她的关系。
每当白石表现得更主动的时候,她反而有些害怕,害怕当她握住白石伸向她的手以后,掌心的刺会伤害到她。于是她筑起高墙,隔绝自己身上的刺,不让它伤害任何人。
「桥本,快过来。」松村朝她挥手,在她发呆的时候人都已经到齐了,聚在一起正在讨论旅行的事情。
「接下来是房间分配的问题。」若月站在正中央宣布旅行的相关安排,她从桌子下拿出一个纸箱,「我们抽签决定吧,一共三个房间,抽到同样颜色的人住在一起,不许有怨言。」
所有人轮流抽了一张纸条,按照若月的要求紧紧攥在手心,等一下同时亮出来。
「准备好了吗?」若月问,蓦然产生了一股莫名的紧张感。
「一、二、三!」
所有人都把纸条亮了出来,桥本寻找着和自己一样的绿色纸条,她沿着绿色的纸条向上看去,白石也一脸惊愕地望着她。
「桥本和白石一间,飞鸟和万理华一间,我、西野还有松村一间。」
越担心会发生的情况反而越容易发生,桥本以亲身经历完美诠释了墨菲定律。她看白石没有反对的意思,就没有再多说什么。
在去往温泉的大巴上,桥本坐在白石左侧。白石的头扭向一边,一路上都戴着耳机看着窗外的风景,完全不给她搭话的机会。
由于堵车到了目的地已经是下午,所有人按照分组去找各自的房间,桥本和白石的房间在二楼,两人提着行李随老板娘来到预定的房间。
老板娘拉开幛子门,古色古香的房间里一张偌大的床映入眼帘。
白石手指着那张大床,「这是…情侣房?」
「是的。」老板娘回答,「只剩下这一间了,因为是我们的失误这间只需要标准间的价格。如果对顾客造成了困扰,真的很对不起。」
老板娘低下头道歉,桥本朝白石投去询问的目光,白石红着脸点了点头。
「没办法了,就这间吧。」
老板娘说了好几遍「谢谢」,等两人把行李安顿好以后下了楼。
桥本在房间里来回踱步,最后回到了那张双人床旁边。她掀起被褥看了看,「好像只有一床被子,我再去让她拿一床上来。」
「不用了。」白石坐在床边端详床头的花纹。「我盖衣服就好,反正天气也不冷。」
「既然是来度假,当然要好好休息。」桥本心平气和地劝解她,现在的白石完全在和自己怄气。她拿起床头的电话准备叫服务员,却被白石抢过话筒扣到电话上。
白石不悦地皱起眉头说:「我都说了不用了。」
「别生气了好吗?」
白石冷笑一声,「我干嘛要生气?」
「西野的事情我不是有意瞒着你的,我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她。」桥本向她解释道。
「你不用对我解释,你有你自己的生活,我们只是住在同一间房子里的房东和租客而已。除此之外我们之间还有什么关系吗?」
白石的一时气话大概是伤到了桥本,与此同时也刺到了她的痛点,两人都噤声不言语。
沉默。
风吹着窗上的风铃,传来清脆的响声。
叮——
叮——
……
风铃响到第五声的时候,桥本第一次吻了她。
桥本吻下去的时候,白石惊讶地发现原来人的嘴唇是这样的柔软,之前的负气和难堪都被轻轻地抹平。白石轻轻揪住桥本的衣服,她需要抓住些什么,来寄托胸口晃晃荡荡的心绪,好让自己不迷失在桥本耐心而绵长的吻里。
「这就是我和你的关系。」
额头相抵,桥本凝视着白石的脸庞,白石活像只受到惊吓的小动物,眼睛一眨一眨的,长长的睫毛随之跳动,一脸无辜的看着桥本。
「你用这种眼神看着我,会让我觉得好像做了什么坏事一样。」桥本把白石凌乱的刘海拨弄整齐,咧嘴笑了笑。
白石也弯起嘴角,午后的阳光让她的笑有些不真实。
「桥本奈奈未,我喜欢你。」
「嗯,我知道。」
白石摇摇头,「你不知道,喜欢一个人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我一边喜欢你,一边伤害你,一边让自己受伤。」
白石凝视着桥本的眸子,从初次见面开始她就深陷其内,现在她知道当初看到的那些情感都是桥本奈奈未自身所带有的特质。
桥本是个孤独的人,她虽然孤单,却不感到寂寞;她总是认为自己是伤人的荆棘,却不知道那是柔软的刺。
「你有勇气说喜欢我吗?」
白石的问题让她哑口无言。她不知道对白石『喜欢』所附带的伤害有多深。她曾和西野密不可分,后来却落了个两败俱伤的下场。
从那以后,她就不敢再直率的去喜欢一个人了。
白石看着眼前缄口不言的这个人,伸出双臂把她揽到自己怀里说:「我会等你的。」
感受到白石传来的温热,桥本点了点头。

两人下楼以后,其余几个人都在大厅里等着她们,松村一副蓄势待发的模样,「好慢!我快饿死啦!刚才不是让飞鸟去叫过你们了吗?」
桥本和白石同时向飞鸟看去,飞鸟把头扭到一边偷笑着。
在往餐厅移动的途中,白石凑到飞鸟身边低声问她:「你刚才看见什么了?」
飞鸟捂住双眼,「该看的不该看的都看见了。」
白石羞得想找个地方躲起来,在聚餐的时候坐在最边上一杯一杯的灌醉自己,终于在聚会结束后成功的不省人事。
若月拍了下趴在桌子上烂醉的白石,看她完全没有要醒来的样子,「喝了这么多,都没怎么吃东西。」
「好浪费。」松村抓起白石碗里的寿司放到嘴里。
「桥本你送她回去吧。」
桥本点点头,架起昏昏沉沉的白石朝楼梯走去。西野从后面追了上来,架起另一边把白石送回了房间。
「去泡温泉吗?」
安顿好白石后西野提议道,桥本说了声「好」,把被子盖在白石身上,和西野一起去了温泉。
温泉里只有她们两个人,月光照在水面上,随着涟漪荡成一条条白色的丝带,温泉边传来一阵阵蝉鸣声。
「总觉得……挺不可思议的。」西野望着白色的月亮,昏黄的灯光照在她好看的后颈上,水珠随着呼吸的起伏闪烁着。
「什么?」
「明明已经分手很久了,却还能心平气和地坐在这里泡温泉。」温泉的温度让西野的脸颊有些发烫,飘上一抹绯红色。
「是啊。」桥本点点头,「确实是这样。」
很长时间没有人说话,只有不知从哪里传来的水声。
「奈奈未你喜欢白石吧?」
西野望着波光闪闪的水面,水珠从她的凝成一缕一缕的头发上滑落到水里,像是随心脏的鼓动激起一圈圈波纹。
「嗯。」
桥本看向西野,西野脸上不悲伤也不难过,反而露出温柔的笑意。
「你要幸福啊。」西野依然笑着。
「嗯,你也一样。」
「其实——」
「桥本奈奈未——!!!」
头顶忽然传来白石的叫声,回荡在整个院子里。桥本抬头没有看到房间的情况,准备从温泉里出来去换衣服,她看向一旁的西野,西野摆手示意她不用介意自己。
桥本站起身对西野说:「明天见。」
「再见。」西野说。
白石坐在床上,看起来酒还没醒,脸上红扑扑的,眼神迷离的看着桥本。
「你去哪了?」
「泡温泉。」
「我也要去。」喝得酩酊大醉的白石从床上跳下来,没站稳差点栽了个跟头,幸好桥本眼疾手快抓住她的胳膊,白石整个人顺势瘫在桥本身上。
「你喝成这样怎么去?等酒醒了再去吧。」桥本对着她耳边说话,吹出的气逗得白石咯咯直笑。
「抱我。」白石撒娇似的蹭了蹭桥本的脑袋,把燥热的脸贴到桥本的凉凉的耳朵上。
桥本不敢忤逆她,怕她做出什么危险的事情来,双手从她的腋下穿过半支撑的抱着她,防止她浑身脱力坐到地上。
白石双臂环绕着桥本的脖颈,不断用脸颊蹭她的耳朵。
「你在干嘛!?」桥本被她莫名其妙的动作搞得不好意思,轻轻拍了下她的脑袋。白石被她一拍忽然一动不动了,把头静静搭在桥本肩上。
桥本轻抚她的头发,等她安静下来以后慢慢移到床边,她松开双手想让白石躺倒床上,然而白石紧紧抱住她的脖子不松手,结果两个人一起倒在床上。
「白石小姐,快放手,该睡觉啦。」
白石看着近在咫尺的桥本一字一顿地说:「我、不、要!」
「那你可千万别松开。」
白石来不及反应,桥本的唇就覆了上来,和之前的蜻蜓点水不同,这次的吻更具有侵略性。白石的头昏昏沉沉的,条件反射般的回吻,一呼一吸之间都是残留的红酒味道,间或混杂着桥本身上传来的香水味。待桥本的唇离开,发梢扫过白石的脸颊,她抓了两下发痒的脸颊。感到嘴唇有些发烫,又摸摸自己的嘴。
「你晚上没吃饱吗?」
「因为你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

评论(2)

热度(39)